首页
返回

锦衣状元

第六百四十九章 阴谋很大
上章 目录 下章

锦衣状元第六百四十九章 阴谋很大

杨慎和余承勋将朱浩叫到跟前,把要在年轻翰林中挑选日讲官的事一说,朱浩不解地问道:“我初到翰苑,至今尚且不到一年,何来资格进侍日讲?前面那么多学士、侍读、侍讲,怎么也轮不到我吧?”

余承勋笑道:“你就说有兴趣与否吧!”

朱浩苦笑:“这是能以我个人意志来做决定的吗?还是说……另有隐情?”

杨慎解释道:“其实是陛下下旨,要在翰苑中挑选年轻人入宫伴天子日讲,敬道你认为这背后有何目的?”

“哦?是这样吗?不好说……”

朱浩眼珠子一转,好像想到了什么,笑着摇头却不继续说下去了。

杨慎叹道:“你行事还是太过消极……陛下想在年轻一辈中,挑出可为其所用之人,朝夕相处,引为心腹,将来高升的机会大把……如此良机他人都极力把握,现在有机会摆在你面前,你居然不为所动?”

“呵呵……用修兄你觉得我有机会吗?”

朱浩耸耸肩,无奈问道。

“当然。”

杨慎肯定地回答,“机会很大。”

有机会个屁。

朱浩心想,你很清楚我朱家参与到谋杀新皇兄长之事,把我挑进日讲官里,根本就是为了恶心小皇帝,哪里是在帮我?

余承勋笑道:“看来敬道对此有所准备,那就让他去吧……敬道与陛下年岁相差不大,应该会有共同话题。”

“嗯。”

杨慎重重点头。

从杨慎和余承勋的反应,朱浩察觉出一丝端倪。

朱四提出此议时恐怕根本就没有在他出身来历上做文章,但歪打正着,让杨慎以为可以利用此事来教训一下小皇帝,结果就是进入翰林院不久的他居然有机会当日讲官,这算是一次非常规提拔。

当然,如此做还是过于冒险。

难道杨廷和回头不会考虑新皇到底有何目的?

不会怀疑到他朱浩头上?

朱浩苦笑道:“两位,不是我挑活,实在是……以在下的能力,难以胜任。受限于阅历,在下对经延日讲一无所知,对于讲什么内容更是一头雾水,如何能不辱没翰林院名声?”

杨慎宽慰道:“讲什么不重要,关键是看谁去讲……这样吧,如果你实在找不到讲的内容,就讲一些跟儒家学问没有任何关系的东西,只要新奇有趣,能逗陛下开心就行。”

“用修,这样不好吧?”

余承勋一听,率先反对。

经延日讲有着严格规定,所讲必须是儒家经义,你倒好,直接跟朱浩说,让他随便讲?更狠的是与儒家学说无关都行?

那岂不成了胡说八道?

杨慎态度强硬:“年轻人就该有年轻人的朝气,需要有新思维,而陛下也喜欢这些,你好好准备,我要看看你的讲义……若是你所讲在我看来适合,那非有你朱敬道一个日讲席位不可!”

“呃……用修兄不是言笑吧?”

朱浩没想到杨慎头这么铁。

你这是想拿我当炮灰啊!

随便去讲,故意戏弄小皇帝?

让人看小皇帝笑话的同时,把我架在火上烤?

果然你杨慎不是因为欣赏我才让我进日讲,更多是要试探我吧?

行!

你牛逼,这活我还真接了!

……

……

朱浩当天就编写了一份“讲义”,交给杨慎审查。

杨慎看完后不满地道:“太过中规中矩,不行,拿回去重写。”

朱浩道:“讲义中所列学问,跟理学只是稍有衔接,这样都不行?”

“当然不可!非离经叛道之内容,就不要给陛下讲了,陛下想听的是儒家以外的学问!你放心,你所讲内容,我会提前拿给当日值守学士阅览,他们心里有说准备,不会以此来刁难于你。”

杨慎铁了心要给小皇帝个下马威。

朱浩看出来了,这应该不是素来循规蹈矩的杨廷和的主意,肯定是杨慎自作主张。

而杨慎的保证,在朱浩看来一点信誉都没有。

我给皇帝讲离经叛道的学问,就算你提前跟同时在场的翰林院同僚打过招呼,他们背地里还是会议论,把我归入异类之中,那时就不是我是否想留在翰林院的问题,或许别人会联合起来把我赶走!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那行,晚上我回去后再行整理。”

朱浩拿回第一版讲义,然后与杨慎和余承勋辞别,回家去了。

……

……

当晚,朱浩见到朱四。

“……朱浩,他们果然让你当日讲官了?真好,这样朕跟你就能时常在皇宫见面……朕是这么想的,有了这名头,咱就不用每次都到宫外来商议事情,有事宫里边就能说。”朱四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样。

朱浩问道:“日讲时,若陛下总找臣单独叙话,难道他人不会将此事外泄?旁人不会怀疑?本来我们的见面是秘密进行,甚至让他人传话便可,现在非要君臣在宫里私会,那目标岂不是比以前大多了?”

“这……”

朱四一时语塞。

张左打量朱浩,随即感觉到不对,朱浩这不是在规劝皇帝,简直是在讽刺朱四自作聪明。

朱浩,你胆子可真大。

算了,咱家不理会,就当没听到。

张左随即耷拉下脑袋,装透明人。

朱浩道:“他们让臣日讲时,教授一些离经叛道的内容,故意拿陛下来消遣,陛下对此作何感想?”

朱四并没有生气,想了想道:“真损。”

“不过臣倒是觉得,有些内容不是不可以讲,甚至有些东西由臣来讲,反而效果会更好。”

朱浩话锋一转。

“嗯?”

朱四没听明白。

刚才你好像还埋怨朕自作主张,怎么现在却又赞同朕的观点了?

张左问道:“朱先生,何意啊?”

朱浩道:“素来经延日讲,所讲都是经义以及儒家圣贤所为,以此规劝陛下修身养性,看似正大光明,却陈腐呆板,无大的必要!”

“啪!”

朱四一拍桌子,“还是朱浩你理解朕,他们讲的都是什么鬼?论讲经义的能力,还不如你呢!朕八岁时候听你讲课,稍微思索便懂了,他们却整天之乎者也,让人不知所云,每次朕都听得昏昏欲睡。

“哼,怪不得他们半辈子才考上进士,而朱浩你十几岁就能中状元!不是一个水平啊!”

张左吓了一大跳,听完皇帝的话更是咋舌不已。

这赞誉,应该没有哪位臣子能获得吧?

唐寅也要靠边站!

难怪朱浩能得到皇帝如此信任和器重,水平在那儿摆着呢。

朱浩道:“既然他们喜欢我讲离经叛道的内容,那陛下跟臣就好好给他们上一课,让他们听点与众不同的东西!”

“好!”

朱四格外兴奋,尤其这件事还是他提出来的,现在朱浩帮他完善,以此镇住那帮尽出损主意的文官,让朱四有一种亲身参与的畅快感,“怎么讲?需要朕说什么做什么,你尽管提,朕照做便是。”

张左提醒:“陛下,这样不好吧?经延日讲很神圣,若是公开讲一些离经叛道的东西,就算镇得住那些学士,恐怕朱先生未来在翰林院的前景也很……不妙。”

“是吗?”

朱四转头望向朱浩,等朱浩回答。

朱浩道:“翰林院前景没什么大不了,再说了,此事由杨阁老家公子主动提出,只是由我来执行罢了,不过是演一场戏……就算我因离经叛道而被驱逐出翰林院,甚至逐出京师,陛下大可将我的官职给卸了……到时我以一介散人之身也能留在京城,与现在所为之事,并无本质差别。”

张左感慨道:“朱先生,如此做,牺牲会不会……太大了点?”

对一般人来说,仕途前景就是一切。

但听朱浩的意思,为了完成新皇打压文官的意向,不惜以自身仕途前景和政治生涯来当赌注,一次日讲估计就能让朱浩“身败名裂”,就算日后朱浩在朱四的支持下回朝,恐怕也会在文官中被当作异类,很难再融入以儒家士子为主的官僚体系中去。

朱浩看张左那惊讶的表情,心想,你当我傻呢?

我是不讲儒家的内容,但也不是什么真正离经叛道的东西,我讲天文地理行不行?讲地理大发现!

讲经济学、社会学!

我又不是攻击孔夫子和儒家诸位先贤,真以为我蠢到要自绝于朝堂呢?

朱浩道:“陛下,在此便先商议好,到时我如何讲,你又如何提出质疑……就当是演一场戏!若是因此吏部要将臣调去地方为官,陛下便以臣离经叛道为由,剥夺臣的官职,让臣继续留在京城。”

“嘿嘿,好。”

朱四倒觉得不错。

朱浩跟文官集团作对,一旦事发,等于说朱浩跟杨廷和彻底决裂。

对朱四来说,这是朱浩牺牲个人利益帮他,朱四当然会更加欣赏和信任朱浩,而不会去想,其实这也是朱浩在他面前所演的一出戏。

……

……

跟朱四说完正事,朱浩继续编写“讲义”,他已思考清楚,就算给杨慎一份编好的满纸荒唐言的讲义,也不会完全照上面的内容来讲。

这件事其实到现在为止,只是朱四和杨慎的一厢情愿,他们的设想并不会一定实现,最终决定谁去完成经延日讲,还要看翰林学士等人的决定。

第二天朱浩刚到翰林院,尚未见到杨慎和余承勋,刘春便派人来叫他去学士房,显然刘春得知皇帝要选年轻人进侍经延日讲之事,打算提拔一下救命恩人。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柯南之机械师神道复苏我真不想当皇上重生资本狂人地球第一玩家兄弟,想你了权宠天下穿越诸天聊天群西游之绝代凶蟾春雷1979
相关推荐
震惊!开局一片地,暴击出奇迹活着许三观卖血记这个网游策划果然有问题游戏制作从负债千万开始我在末世当宗师亏成首富从民国开始穿越民国:我抗战14年从超兽武装开始盘点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