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灵境行者

第一百二十二章 污染
上章 目录 下章

灵境行者第一百二十二章 污染

钱宁卢身体和元神在明净澄澈的日光中不断消融,又在雷池灵力的温落养下,不断的修复。

他就像块矿石,在一次次捶打中变得精纯,祛除了杂质。

期间承受的痛苦足以让主宰都精神崩溃,但这是必须付出代价,想要净化灵魂深处的污染,只能破而后立。

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回荡在雷池中,时而被闷雷掩盖,时而清晰传来。

持续的净化中钱宁卢的承受能力很快到极限,惨叫声变成求饶,“杀了我,杀了我,让我回归灵境,让我回归灵境!”

赤日刑官维持着金色光柱,让净化力量不断的洗涤堕落的主宰,脸色冷漠威严的听着求饶,不曾有一丝怜悯!

在他看来,这种堕落者如果不能得到净化,死也就死了。

由190种雷神元素化身的钱宁卢突然朝着雷池深处发出嘶吼“凭什么你一句话就能决定我前程,凭什么你一句话就让我多年的努力像德森河的水一样归入大海,再也看不见摸不着,凭什么!”

“当年在雷池边,我曾暗暗发誓总会有一天我要把你拉下神坛踩进泥里求烧,让你尝尝被人主宰命运的滋昧。”

嘶吼声转为猖狂疯狂的笑声,下一秒,钱宁卢化身的元素生物炸开了电磁脉冲,把周围的雷浆、乌云冲散。

“失败了!”赤日刑官收敛金色光柱,凝眸看去,只见电磁脉冲炸开的真空区域,出现了钱宁卢的元神。

“这位主宰的元神在刚才的爆炸中受到了损伤,变得残缺不全。”赤日刑官叹了口气。

“净化已经失败,肉身湮灭,灵魂残缺,没有挽救的可能了。”

一个堕落者的灵魂没有存在的必要,他正也要出手净化这道元神,就在这时,钱宁卢元神忽然膨胀如同充气的皮球一样膨胀,五官都因为膨胀而变得模湖。

元神虚幻身体表面浮现邪异,神秘符号如同黑色物铺藤蔓般遍布全身。

紧接着,一只独眼鱼的头颅,从钱宁卢高高鼓起的胸腹钻出来,快速成一个空壳,接着是双手躯干和双,五官随着独眼怪物钻出,钱宁。卢的元神极为丑陋,灵魂波动彻底寂灭。

独眼独角怪物身形矮小,虽是人形,但皮肤粗糙坚韧,呈深紫色,有着角质般的利爪,当然,它也是一个灵体,身躯虚幻透明。

它静静地立在那里,散发着至阴至邪气息。

尽管五官丑陋,但额头独眼并不凶恶阴冷,而是一种新生如婴儿般的茫然空洞。

身为太一门的大长老,当世日游神中数一数二的强者,赤日刑官立刻的意识到这具怨灵的不同寻常,它是从钱宁卢的元神里诞生。

以这位八级主宰的灵魂为养料,诞生出的特殊怨灵,这种可怕灵魂,即便是他都不曾掌控,当世除了那位太阴之主,他想不出还有谁能做到。

另外,赤日刑官还从独眼怨灵体内蕴含着可怕污染,那是畸变者职业力量。

灵拓和生物炼金会想做什么?

赤日刑官皱起眉头,心里虽然疑惑,但他不会任由这个怨灵存在,当即睁开双臂,召唤金色光柱。

明净澄澈的的日之神力隆临,笼罩了独角独眼的人形怨灵。

“哇,哇。”独眼独角火形怨灵发出尖锐的哭声,身体在日之神力照射中快速溶解。

啪搭,啪嗒,它身上的血肉一块块掉落,深紫色的液体四溅。

这些液体没有被日之神力净化,而是晕染开来,接触到了的涌来填补空缺的电浆、乌云。

刹时间,亮蓝色的电浆变成深紫,乌云也变成了紫云,宛如畸变者喷吐的毒烟。

深紫色的污染迅速蔓延,所过之处,电浆、乌云纷纷染上紫色,在赤日刑官反应过来前。

整座雷池已是紫彤彤一片。

赤日刑官一颗心沉入谷底,日之神力无法净化的污染,那一定是半神级,甚至更强。

而日之神力都无法浄化的污染,何况是雷电。

雷池深处有一阵阵传来低孔声,似人似兽,紫云层层的翻涌,宛如如沸腾的池水。

显然,雷池底部的那位首席检察官遭受污染。

赤日刑官身躯鼓起金色的流火,挡住雷池中弥漫出的毒烟,疾声向道“雷神,可需要帮助!”

雷池底部嘶吼声回荡,久久不息,首席察官没有得到回复,赤日刑官当机立断,张开双臂额的大日印记亮起,一道道明浄澄激的金光色照入雷池。

嗤嗤!

紫色的云层快速消弭,污染稀释后,日之神力的浄化能力得以展现,然而赤日刑官脸色异常凝重,因为日之神カ的浄化大慢了。

他是巓峰主宰,主修的是太阳,他的日之神カ是一切污染的克星。

可面紫色云层,无往不利的日之神力并没有发挥理想的效果,这他想到了堕落圣杯。

那件道具的污染,是日游神都无法浄化的。

紫色云层和堕落圣杯的カ量有着相似的特性,很可能是超越半神级的污染。

元帅的书房。

“天罚有大何题?”傅青萱放下手里的《百年孤独》,目光深邃的凝视着虚空职业的半神,语气变得疑重:“怎么回事。”

会长先生抿了一口高脚杯里的猩红液体,“你还记得十年前,天罚的首席执行官雷神遭遇刺杀的事吗。”

“当然记得。”傅青萱打开书桌抽屉取出一盒巧克力豆,一瓶可乐,“那时候我还在傅家刷着超凡阶段的副本攻略,雷神遇刺后,天罚派专员来傅家请族老们协助调查此桉,因为他们需怀要斥候追踪观察和分析。”

“那你应该知道雷神当初是怎么逃避追杀的。”会长先生说道。

傅青萱慢条斯理的解开巧克力的外衣,捻在指尖,塞进嘴里,腮帮顿时鼓了起来,“是你们公会的副会长救了他,灵境ID好像是叫潘西。爱迪生。”

她思考的时候,要吃甜食。

“没错。”会长先生点点头,“雷神当时处理一件机密事务,他的行踪和任务都是保密的,但邪恶阵营精准的埋伏了他,并且险些得手。”

“所以,你怀疑天罚内部有间谍。”傅青营嘴里嚼着巧克力豆,说道。

会长先生嗤笑一声:“天罚内部有间谍不是很正常,包括你们五行盟全世界各大守序组织,哪个不是被渗透成了筛子?仅仅是这样,我都懒得跟你说。”

傅青萱冷冷道:“那你想说什么?”

会长先生语气倏然低沉,“很多年以后,潘西。爱迪生告诉我,他当时被注视了,不管怎么逃,都无法摆脱注视,他带着雷神反复传送的,中转了世界各地,但那种居高临下的注视始终存在摆脱不了,直到他进入雷神宫,把雷神送入传雷池,那股注视感才消失。”

说到这里,面具底下的眼神变得锐利勾,直勾勾的凝视着傅青萱绝美冷艳的脸蛋:“元帅,你有想到什么吗?”

傅青萱的童孔骤然收缩,旋即,她从高背椅上弹起,“你想说什么?你是要告诉我,勾结邪恶阵营是天罚的首席执行官玻瑞。阿斯,守序阵营最强的半神之一是堕落者!”

不怪傅青萱反应如此夸张,任何人听到这种暗示,都会跳脚。

这和质疑“陛下何故谋反”有什么区别。

除非那位首席执行官已经被污染,成为了堕落者,但理论上说,半神是很难被污染,即便哪是传说中神灵,也很难受彻底污染一位半神,因为每一位半神都执掌着部分管理员权限,那是灵境中位格最高的物品。

半神被污染,更像是中毒,自己能察觉,也能防御、求助,甚至能自行恢复。

不会像普通灵境的是行者彻底扭曲认知,且不觉得这样的变化有什么问题,那位首席执行官如果遭受了污染,怎么可能瞒过互相监督的另一位首席执行。

迄今为止,守序半神被污染的例颂子只有灵拓,而且灵拓是在成为太阴之主前被污染的。

“我没有说她是堕落者。”会长先生轻轻摇晃酒杯,不疾不徐的抿了一口。

“你大可以减少说废话、做垃圾动作的频率。”傅青萱光洁的额头青筋凸起:“不要跟我卖关子,说吧,你有什么依据。”

会长放下高脚杯,仍然没有开门见山,转而说起一些往事:“你知道御马奇山峰坍塌事件吧,那件事发生在07年,自由联邦着名的灵境世家马歇尔家族,以联邦政府的名义,向第二大区的各大势缕力发出邀请函,声称发现驱了一件足以颠覆世界格局的秘密,要在会议公布。”

傅青萱强忍着拿剑捅他一百遍的冲动。

“但在公司布前,马奇山峰坍塌所有参与者都葬身在了地底,无一生还,事后的一年多里,马歇尔家族的幸存者陆续死亡,整个家族都被抹去。直到今天,我们也不知道马歇尔家族口中的秘密是什么?”

站立许久的会长先生单手撑在桌面,把屁股挪了上去,徐徐道:“没人知道的是,当年有一位马歇尔家族嫡系,正好在灵境副本中,好因此侥幸避开了马奇山坍塌,也避开了后续的灭口。”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我真不想当皇上权宠天下兄弟,想你了西游之绝代凶蟾神道复苏春雷1979重生资本狂人穿越诸天聊天群柯南之机械师地球第一玩家
相关推荐
吞噬星空之罗致远盘龙之传奇再起吞噬星空:开局签到帝经恶神的异世界生存手册蚀骨美人我在1982有个家漫威:开局签到迪迦悟空传王者:女装后,我开始无敌了木叶:开局签到柱间细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