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定河山

第一千九百五十章 黄瑞枫的猜想
上章 目录 下章

定河山第一千九百五十章 黄瑞枫的猜想

黄瑞枫最后的一句话,点醒了段锦。黄琼的那个性子,与黄琼做了二十多年夫妻的段锦,又如何不明白。而黄琼一直在寻找易瑛的事情,虽说做的很隐蔽,但以段锦的聪慧又如何看不出来?只是这些年,大家都在装聋作哑罢了。若是那小子说了,自己又岂能真的就这么忍心一直瞒着他?他是大齐朝一国之君,若是为那个女人跑到北辽来,那热闹可就真的太大了。

想到这里,段锦倒也体会出这个儿子,一直都在隐瞒,的确可谓是用心良苦。倒也没有在这件事上再说什么。不过提起自己这次来辽阳府的原因,段锦却是翻了翻儿子道:“你小子是不是糊涂了。你四弟娶妻,娶的又是辽国公主,这没有人操持能行吗?如今霜儿远在京兆,身上又兼着监的重担,根本就离不开京城。你瑶姨也在远在京兆,现在便是赶来也来不及了。”

“我是随驾到燕山府诸嫔妃之中,位份最高的一个。老四的母亲,又早早不在了,我若是再不出面,那岂不是真的没有人管了?难不成,让那个易瑛去管?老四的母妃,当年虽说做的有些过分,还差一点伤害到了你。可不管怎么说,老四是无辜的。这孩子自幼失沽,本身又是打小就内向,这个时候我不出面,又怎么能行?人毕竟不能揪着过去的事情不放不是?”

“你父皇本身对这个孩子,都一直在打压。我与皇后和瑶姐,都劝说了多少回了。爵位只给了一个郡公不说,便是小五和小六两个都娶妻了,他这个做四哥的还没有指婚,这那像话啊。就算他母妃当年做的太过分,可儿子终归还是他的。可无论怎么劝说,他总是听不进去。这次好不容易脑袋转过个来,给老四指了婚,指的又是北辽的公主,不管他的目的是什么。”

“可终归,让老四真正有了一个家。因为形势的关系,霜儿没有办法出面,我这个做庶母的,若是再不出面,恐怕就真要招天下人笑话了。而且,这次我来燕山府,也是你霜儿姨娘所托。早在从你父皇的信中知道,他给老四指婚了北辽的公主。你霜儿姨娘来信,希望我能在无法抽身的情况之下,出面主持这门婚事。哪有谁家新媳妇进门,做婆婆的不出面的道理。”

“你霜儿姨娘,还专门让人从京兆八百里加急,带来了与你们哥几个成亲时,一模一样的全套头面。你霜儿姨娘的想法是,母亲是母亲,孩子是孩子。爵位的事情是政务,不是我们这些妇人可以决定的。你父皇在这一点上,做的尤为突出。但在亲事上,别的皇子成亲时要有的,老四也一定要有。而且因为老四的这桩亲事特殊,别人没有的,也要适当的多一些。”

对于段锦的话,黄瑞枫微微点了点头。这才是自己的母亲,虽说不是太爱管事,可真到需要她出面的时候,绝对不会有任何的含糊。而且尽管性子上,有些大大咧咧的,但胸怀不是一般的宽广。此次跟着父皇北巡的诸嫔妃,也只有她是贵妃,品位是最高的一个。林姨虽说也是妃位。但一个林姨是文官家庭出身,身子骨经不起折腾。再一个,品位也抵于母亲一级。

当年老四的母亲,日常针对主要是母亲与自己。可母亲在老四需要的时候,依旧不计前嫌,依旧承担了一个母亲的角色。这就是自己的母亲,若是除掉一些微末细节,即大气又端庄。不过,对于母亲话中,多少还为自己那个四弟打抱不平的味道,黄瑞枫却只是微微一笑道:“母妃,倒是不用为四弟的将来担心。放心,父皇对他的未来,一定会有一个恰当的安置。”

“父皇这次给老四指婚契丹公主,绝对不是突发奇想,肯定是有他背后的用意。父皇行事,虽说有些天马行空,时常让人一开始摸不到头脑。但实则,父皇每一步的棋,落地都是相当稳的。父皇对老四的疼爱,不比我们其他任何一个皇子差。父皇当初压低他的爵位,看似在冷落他,但其实更多的是为了保护他的未来。毕竟他母亲当年做的事情,母亲也清楚知道。”

说到这里,黄瑞枫突然眉头微微一动。突然想明白,自己那位皇帝老子,为何坚持要拿下高丽。高丽这些年,虽说与大齐陆地上隔着北辽。但却侍大齐甚恭,途径海路的三年一朝,从来都没有耽误过。当年虽说与叛王暗中多少有勾结,但事后高丽也上书说明,为何叛军之中有不少的高丽马原因。这次想要趁着大齐灭辽,为自己捞取一些好,调集兵力进攻保州。

当然,高丽人的野心也许不单单是那三州,还有整个原来北辽的镇海府。但一般来说,给一个教训,打掉他们的野心便是了。高丽国地狭兵弱民贫,其实对大齐来说,并无什么吞并的价值,甚至有些得不偿失。打掉其野心,留着做一个东北方面的屏障也是不错的选择。毕竟,相对于弱小的高丽来说,更东面的在前唐年间,便野心勃勃的东瀛反倒威胁更大一些。

难道是父皇,坚持拿下高丽,是为了自己这个四弟?也想着要在这东北的地方,也打造一个类似安西王府的地方?想到这个可能,黄瑞枫微微蹙了蹙眉,却是并未与段锦说。只是岔过了话题。母子又聊了一会天,如今已经年过五旬的段锦。虽说一身的武功,但毕竟年纪有些大了。这一路赶了下来,多少有些疲惫。在微微打了一个哈欠,正准备下去休息的时候。

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对着儿子道:“你小子年纪大了,已经娶妻生子。这几年,也越来越将事情压在肚子里面,不愿意与我这个做娘的说。常言道儿大不由娘,我年纪也越来越老了,也干涉不了你的事情。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我也只能说一句话,别把你老子给你创下这份基业毁了就行。对了,你妹子也跟我来了。这几日,你帮我看着她点,别生出什么事端来。”

“都是你这个做哥哥的没有起好头,那丫头现在越来越不像话。整天里面,不知道神神秘秘的在鼓捣什么。一点都不如当年那件小棉袄可爱了。我现在管她有点力不从心了,还是你这个做兄长的多操心吧。她现在跑去找你父皇了,我就不过那个英府了。易瑛那个狐媚子,可是狡猾的很。我现在年纪大了,没有兴趣与她斗智斗勇了。一会想着将你妹妹给拎回来。”

提起自己女儿,段锦摇了摇头。看看人家大丫,这几年表现可是乖巧多了。除了死活不肯指婚之外,其他让何瑶省心的很。可自己这个原本乖巧的女儿,如今乖巧不在,反倒是越发皮里阳秋。之前在宫中,放在自己眼皮子低下,自己都有些看不住。虽说不在溜出宫去打架,但也不是老实的主。如今来到这个北辽,极有可能彻底的放飞自我,不看着自己实在不放心。

自己现在精力有限,有时候坐在那里都打瞌睡。现在也只能,将那丫头的管教交给她的嫡亲哥哥。也算儿子倒霉吧,谁让他摊上这么一个,被他父皇与嫡母,惯的没有一个女孩子样的神兽妹子。指望他那个只会惯女儿的父皇管教,一句话还是算了吧。这次他北伐,为了迷惑北辽之前组织北巡。说是除了留在京城辅政的皇长子外,其余十六岁以上的皇子都要跟着。

可皇子之中,也有几个畏寒怕苦的不愿意跟着。但大小公主,却是齐刷刷跟了一帮。便是母妃留在京兆的,也磨着她们的父皇跟了来。这群在宫中憋坏了的小公主,在到了燕山府后便玩的不亦乐乎。这次来辽阳府,几乎全部都跟了来。一路上被北国冰天雪地风光,牢牢吸引住的小公主们。单就看着她们,就把带队的自己与段妙,还有大小茹和青紫二萝给累坏了。

好在这次,宫中会武的嫔妃,除了林婉清留在京城之外都跟了来。林含烟与王雪梅虽说因为身子的问题,留在了燕山府。但何迎春却是跟来。何迎春是勋贵出身,在宫中虽说平日里与自己那般,并不愿意管事,可对于这群小公主,还是很能镇住茬子。再加上段妙几个苦心看着,才没有生出什么事端来。但即便这样,这群疯丫头每日里射猎纵马也玩的不亦乐乎。

而往往带头便是自己那个二丫头。在前些年溜出宫,带着一群孩子打群架被发现后。那熊孩子除了在她父皇面前之外,平日也干脆卸下了伪装。这一路,就属她玩的最嗨皮。好在也许是年纪大了,大丫的性子这两年却是收敛了许多。东来这一路上,非但没有带头作妖,还帮着自己约束那群疯丫头。再加上有着何迎春的坐镇,才让那群小丫头一路好管教了不少。

只是段锦做了甩手掌柜,在听到那群疯丫头。尤其是自己那个嫡亲妹子,也来到了辽阳府,黄瑞枫不由得头大如斗。他宁愿面对那群女真和室韦头人,也不愿意面对那群疯丫头。看着自己老娘的背影,黄瑞枫也只能按下心中的烦躁。好在虽说跟来了一群的麻烦,母妃倒也善解人意的将菩萨哥,也给自己送过来了。虽说事出有因,但有菩萨哥在,自己又何惧烦恼?

想起宫中那个温柔似水的女人,黄瑞枫当时便如心长草了一般,在也批不下折子了。起身,询问了宫中的太监后,便急急忙忙的向着菩萨哥的院子赶去。到了菩萨哥所在的院子,知道妇人在两个贴身侍女服侍在沐浴,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轻轻的推开了门走了进去。当一副美人沐浴图,出现在他的面前后,克制不住自己的黄瑞枫,直接奔着吓了一跳的妇人而去。

一把抱起浴桶中的女人,对着那两个服侍过自己的妇人,说了一句跟着来后,便直奔床榻而去。而被他弄得吓了一跳的菩萨哥,刚想说些什么,嘴便被急迫不已的黄瑞枫给堵住。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权宠天下西游之绝代凶蟾我真不想当皇上穿越诸天聊天群神道复苏柯南之机械师重生资本狂人兄弟,想你了地球第一玩家春雷1979
相关推荐
仙帝大道恶毒男配就要为所欲为战争碎片18路公交车掌门低调点从斗破开始当老板黑夜将尽重生东游记血蓑衣轮回小农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