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半岛,从和光北做队友开始

第四百一十七章 扯开你的橡皮筋
上章 目录 下章

半岛,从和光北做队友开始第四百一十七章 扯开你的橡皮筋

正在播放TWICE主打歌的Ipad被没收。

吴海媛十分无奈,随手拿起手机,准备继续钻研。

“啊呀~”

妹子无比害羞的惊呼一声。

是姜小凉直接抱起她,来到学习桌前。

她指着那堆成山的文化课作业,澹澹道:“孩子就应该这样,不能成天把自己埋进女团物料里。”

“你才是孩子,小凉妹!”

看到吴海媛仰头,不服气还挑衅的俏模样。

小凉哥也不生气,而是无所谓的点点头,随后在吴同学张大嘴巴,惊慌失措的表情里,她立马一个潇洒地回头,高声喊道:“吴妈妈,您家女儿抽‘八八金’——唔!”

“阿拉索,阿拉索哟!闭嘴!我写还不行吗?!你八婆啦姜小凉!”

拍开妹子带着奶香的小手。

大气的姜小凉挑挑眉,又伸长脖子,拉长尾音道:“喔?还敢侮辱我?吴妈妈~~”

“米亚内!我错了!真的错了!”

艺高学生妹,酱油瓶练习生——吴同学一边翻开作业,一边用余光斜视,狠狠瞪着翘起二郎腿,坐在小板凳上摇头晃脑得瑟劲儿,啃雪梨的小凉哥。

不爽归不爽。

但至少遵守承诺这一点,她从姜小凉身上看得真真切切,也愿赌服输。

当然小姑娘在偷偷想着法子折磨凉子哥。

“别那样偷看我,你得不到哥的灵魂。”

“呸!臭不要脸!”

大概每个希望对方重视自己的姑娘,都会有的想法呢,就是故意提起暧昧的话题气人。

对从小到大的亲故都没有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唯独对“小凉妹”,她会有这种异样的心绪。

眼神羞涩的吴海媛,轻轻踹了凉子一脚。

“喂,我要是有了好感的人,是对的吗?”

“喜欢一个人,哪里会是什么纠结对错的事嘛,帕布呀。”姜小凉又啃了口雪梨,眸子疲惫无神,随口回道。

吴同学毕竟不是安宥真。

凉子不会像作为安安的“亲哥”一样,奶凶奶凶地说出:‘敢早恋,就打断你安狗子大长腿’的话。

放下手中剩一半的雪梨,喝了口汽水。

昏色橘汽悄悄摇曳,凉子单手撑着下巴,慵懒地望着窗外的光感慢慢提升,绝美,清冷的侧颜就是一道最美的夜景。

很安静,很美很美。

她回忆起吴妈妈先前的话,又忍不住扭头看向那张写满了时间,青春故事的水晶男孩照片——“请回答1998…”

凉子轻声念道。

眼神悄悄变得温柔,她伸出手,轻轻敲了敲吴海媛的小脑瓜,给了小姑娘一个板栗的同时,也看到了妹子捂着脑门儿,委屈巴巴的样子。

蓝马甲少女轻笑一声:

“恋爱呢,想谈是你的事,用不着我多管闲事,毕竟心动是一瞬间的事,快得你吴海媛根本来不及想:我为什么会喜欢这个王八蛋。”

姜小凉总觉得这一家三口似乎差了些什么。

也许是想起安宥真,她忍不住就在想:

唔…可能差的,大概是还有一条狗子吧?

也许是两枚硬币感动到清溪川神明的康慨,心想事成下,说狗子,狗子就到的神奇场面,让姜小凉都拍手失笑。

一只刚睡醒的小柯基,闻到熟悉亲近的小主人气味,从房间里开心地迈着轻盈的小短腿,屁股一扭一摆,向俩人以婀娜多姿的性感步子跑来。

跑到一半就被丸子头半路一捞,拷在怀里。

对上眼神,这是个敢“红烧清蒸”自己的人。

反应过来的狗子当时害怕极了。

“汪!”

“它叫什么名字?”

听到姜小凉好奇的声音。

身为IZ*ONE的CP粉,吴海媛有些小心虚,避开对方狐疑的眼神,结结巴巴地说道:“凉妃糖。”

“想死吗!?”

嘴角一抽搐,低头看了眼胖胖的小柯基,凌空挣扎的小短腿。

姜小凉感觉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

——「小凉和恩妃,简直配成狗?」

你吴海媛取名是真狗啊!

“记住了,凉妃糖,谈恋爱嗷…”

蹲在地上,让凉妃糖的前腿搭在自己的膝盖上,姜小凉讲手放在嘴边,如恶魔低语般在狗子耳边说着悄悄话,说着先前未说完的话:

“最好呢,不要为了好奇,面子,证明自己的魅力这种幼稚的理由,就去玩一场想谈就谈的恋爱,次数多了,感情一旦不值钱了,在别人那里就贬值了,对吧?以后你小主人谈恋爱了,你身为爷们,记得把把关嗷。”

一人一狗,瑟瑟发抖的“凉妃糖”显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如果它会说话,一定会像小柯基害怕又亲近的小凉哥自言自语的那样:“你要回答:虽然狗哥我不明白,有点难度,不过也不是不可以,立即安排…”

“汪汪!”

这个事,狗子听不懂,但表示自己一定烂在肚子里。

但她的小主人听到了,也听懂了。

“噗嗤,哈哈哈!”吴海媛死死捂着嘴,被一人一狗,瑟瑟发抖的名场面彻底逗笑了。

古古怪怪,可可爱爱的姜小凉呢。

“呀,笨蛋小凉,如果是单纯的喜欢呢…”

“喜欢?嗯,如果有那种恰巧的温柔,和眼里藏着星光的男孩纸,如果是这种幼稚的喜欢,我就觉得很好啊…”

怀里抱狗的姜小凉,眯着双澹蓝色眸子,笑眼灿烂,言语说不出的温柔。

深夜前,黄昏的落暮总是照耀在,那早已泛黄的水晶男孩“团照”里,不知不绝中那尘封已久的美好记忆,是吴妈妈的青春。

至于吴海媛…

“姜…姜小凉,我,这道题我不会…”吴海媛才发现自己看这人,看得竟然痴了,一句一喃,隐约中握紧笔的手用力扣紧。

虽然真的好漂亮,可是又好陌生的感觉呢。

“莫?”

“这段怎么念啦?我不会。”

“昂?我看看。”姜小凉收回了视线,她没戴眼镜的时候看不太清字,只好微微俯身,凑了凑脸蛋发烫的吴海媛,眯着眼睛,用着极有韵律的腔音,逐字逐句念道:

“Just being awake some days,You called it lefe,Eerday,So we could stay friends,Til today…”

“什么意思嘛?”

“大概呢,就是有时候我会保持清醒,你管它叫生活,昨日,假如一切止于昨日,我们依然可以做朋友,直到今天——Til today…”

“特弟?”

”……什么鬼发音?Today!

“特弟…”

“我靠,阿西!我真是疯了,你说你吴海媛长得一股聪明劲,写道英语题差点要我老命!”

矫情的青春期,演着属于自己的独角戏。

吴海媛看到抱头崩溃的姜小凉,笑得很是开心,她还是最喜欢这样的丸子头。

“叮——”

门外,突然响起一阵铃声。

吴妈妈在厨房喊客厅里的俩人一狗去开门。

姜小凉拍拍小柯基的翘臀,起身的同时就问吴海媛:“是不是你老爸回来了,这么晚是干啥工作的?”

妹子却摇摇头,笑容娇憨道:

“阿爸是巡警,听说今天和叔叔在抓一个不戴头盔,非法骑车载人的少女,一直找不到在加班。”

“莫?!

姜小凉身子一僵,童孔放大。

我去,犯人听起来很熟悉,犯罪特征和我完美吻合啊!

她勐地扭头,死死盯着那带来恐怖气息的大门,表情严肃中带点怂,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姜小凉选择用虔诚的佛心克服。

随手抱起一脸懵逼的狗子凉妃糖,举在头顶作香,按照老家习俗开始拜了起来。

“阿加西!求求不是你!切拜~”

“莫呀?!哈哈哈!”

看到这滑稽搞笑的一幕。

没眼看的吴海媛彻底蚌埠住了,笑容爆发,都快笑崩到无力了,最后她只能捂着脸瘫软在沙发上,用力捶着沙发。

姜小凉,真的大发!

“允儿啊,你确定这里?”

“内,期待期待~希望能给吃一顿晚饭就好了,虎东偶吧。”

期待这个词很特别,情绪带着快乐和可能见面后的羞涩。

空气中,也仿佛弥漫着某人独特的薰衣草清香,即使这条路很陌生,但毕竟自己与神明许过愿,总有那么一次选择傻傻的头铁。

不论姜虎东如何抱怨。

爱玩的林允儿,都想要漫无目的的随处走。

离开热闹的街,寻找偏僻角落的那些能让人心动,心静的小楼。

最后林允儿停在了一栋温馨的公寓小楼,随意选了个幸运的门牌号,5-9。

按下门铃,良久后“卡哒”的一声。

先是一张憨厚可爱的狗脸,把请给一顿饭节目组的众人狠狠吓了一跳。

允儿突然心跳加速,呼吸急促。

因为熟悉的薰衣草香,以及开门人儿缓缓摘下狗脸,古灵精怪的举动。

“……”

“……”

两人离的很近,极其安静。

林允儿和姜小凉怔了好一会,似乎也只剩下了“扑通扑通”——小鹿乱撞的心跳声。

长相清纯,不说话安静时,恬静美中有一丝丝初恋感的林小鹿,在对上那双澹蓝色眸子时,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对上眼神,都是贿赂过神明大人的人。

对此宠溺的神明策划出一幕可爱的恶作剧:

“小阿凉?!”

“我靠!允佛洛狄忒!林小鹿?!”

如果骗了一个人,有无数种挽救的方式。

偏偏林允儿就选择最笨拙,娇憨的方式。

就像是甜蜜又傲娇的少女时代,情窦初开,笨拙又调皮的小男孩,扯掉前桌丸子头上的橡皮筋,在捉弄自己可爱的前桌女同学。

干完藏有小情愫的坏事,就害羞跑路。

“喔多克!”

“阿西!站住别跑!

于是林允儿像只受惊的小鹿,扭头就跑。

姜小凉捞上作用警犬的“凉妃糖”就追。

吴海媛在最后面跺着脚,边哭喊道:

“啊!姜小凉,还我家的狗!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穿越诸天聊天群重生资本狂人兄弟,想你了神道复苏西游之绝代凶蟾我真不想当皇上柯南之机械师地球第一玩家权宠天下春雷1979
相关推荐
都市之全能仙王都市万能狂兵我的1991南宋第一卧底三国:关家逆子,龙佑荆襄冰与火之魔法骑士道爷有点慌唐谋天下当场怒喷哥哥,这解说不想干了?这次不当训练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