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从海上来的钢琴家

第262章 登顶
上章 目录 下章

从海上来的钢琴家第262章 登顶

第262章 登顶

“傅调?你是傅调?”

工作人员的眼睛不由得睁大,看着傅调一时间有点没有反应过来,没想到面前这位穿着略显普通西服的男子,居然是傅调。

要知道之前他们见面的那些顶级钢琴家全部都是奢华的西装,整个人身上带着一丝贵气。

没有任何一位顶级钢琴家如同傅调这般平易近人。

不对。

准确讲还有一人也是,那就是郎良月。

并且傅调也不是顶级钢琴家,而是一名一线钢琴家。

工作人员揉了揉在自己快要坏掉的脑子,不由得这么想到。

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何感觉傅调像是顶级钢琴家而并非一线钢琴家,可他作为工作人员的职业素养,让他很快反应了过来,将手中掐掉的烟丢到一边,用脚碾碎后微笑着对着傅调开口道。

“好的,傅调先生,我知道了您的来意,麻烦您跟着我来。”

说罢,他对着其他的同事抬手笑了笑,随后推开音乐厅的大门,带着傅调快步进入音乐厅内,对着傅调问道。

“傅调先生,如果我没有猜错,您今天是过来看音乐厅的是吧?”

“是的,和其他人一样。”傅调点头,看向周围他已经见过三四次的环境。

工作人员并不意外,直接开口道:“好的,钢琴因为特殊设定的原因,这一场音乐会被施坦威公司给全部投资,因此只能使用施坦威的钢琴,请问有什么问题吗?如果想要用其他钢琴的话,您可以自行携带钢琴过来。”

“不,不用,施坦威蛮好。”傅调摇头。

“好的,我知道了,既然如此,那么施坦威钢琴我们已经帮您放在舞台的中央,您跟着我过来就好。”

说罢,两人便已经来到了埃森音乐厅的后台门口。

即便还没有开门,可门内的黑暗似乎已经满溢而出,让人感觉到一阵冰寒。

工作人员从口袋里翻了翻,掏出一根钥匙后,将屋子门打开,对着傅调伸手道。

“傅调先生,麻烦你往前走进去就好,我这边调一下电灯。”

“好的。”

说罢,他让傅调向着音乐厅内走去。

音乐厅内很黑,除了身后的舞台灯光之外,看不到任何的光源。

无尽的黑暗,以及彻底的寂静,让屋内显得格外沉默。

傅调站在这音乐厅内,似乎能够听到自己内心的心跳声。

灯光在他的身后拉长,拉至漆黑的钢琴之上,带来难以言喻的孤寂。

傅调就这么停留在门后灯光的边缘,转头看向身后,等待着工作人员的下一步操作。

卡……

巨大的灯光轰然出现,从而天降,洒落在这片音乐厅的每一个角落。

先是前排,随后缓缓走到后排,一点一点地亮起,如同傅调的光辉洒落人间一般。

等屋内一楼的灯光全部浮现后,舞台中央的灯光这才打开,自上而下地照在傅调的身上,将他周围的影子全部笼罩起来,收归其身体之内,不见任何的黑暗。

等到这时,音乐厅的灯光这才全部打开,工作人员的声音在后面响起。

“傅调先生,您可以开始使用您的钢琴了,我这边再稍微调整一下光源的强度。”

“好的。”

傅调轻声答应,往前走了几步,来到了钢琴之前。

他将自己的手放在钢琴之上,轻轻拨动着键盘,清脆的钢琴声瞬间响起。

琴声如同逃亡一般向着远处奔涌,可是却并没有碰到远处的回音壁,便已经消散殆尽,无力地垂落地面,没有给予傅调任何的回应。

这个便是这间音乐厅给傅调的感觉,当然,这不过只是随便的演奏,随便按下几颗音而已,并不代表着全部。

而接下来的时间,便是傅调与这间音乐厅搏斗,逐渐掌控音乐厅,完成他自认为对于音乐厅最完美掌控的时间了。

伴随着远处灯光的关闭,周围灯光的逐渐转暗,以及舞台上灯光的炙热,傅调坐在了钢琴之前,将自己的手指放在钢琴之上,准备演奏。

只是这时,远处的工作人员突然走了过来,对着傅调道。

“傅调先生,现在音乐厅的灯光已经预设好了,之后的演奏大概也会是如此,请问您还有什么需求吗?”

“不,没有……”傅调摇了摇头。

工作人员看到傅调如此,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对着傅调微笑道。

“好的,既然没有什么问题的话,那么我就先走了,我们的上班时间为早上十二点到晚上十点,如果您需要提前过来的话,您可以提前和我们说,我们会派专人过来给您开门,让您进行提前的练习,如果不需要的话,您就可以在我们的工作时间之内的任何时间进行练习,并不需要提前通知。”

“毕竟……这几天我们这边除了您之外,没有其他任何一个人的演奏,这一个音乐厅,只为您一人准备。”

说罢,他对着傅调微微鞠躬后,转身离去。

傅调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眼睛稍微眯了眯,便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面前的钢琴上,开始实验性的演奏。

在这片舞台之上不知道迎接过多少强有力且恐怖的选手,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部分,也有自己不擅长的部分。

现如今,自己终于可以和这群人站在同样的舞台之上,共同演绎自己的作品。

这种感觉让傅调感觉到浑身颤抖,鸡皮疙瘩都几乎要涌起。

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掌控这片领地,向着所有人宣告他的存在。

他缓缓抬起自己的双手,用力按下。

轰!

钢琴声响起.

在这钢琴声之下一同出现的,则是傅调那逐渐沸腾的激情。

……

在傅调逐渐掌控音乐厅的期间,鲁尔区的其他地方则是准备着其他的音乐会。

这不仅仅只是几个人的音乐节,也不是只有几座城市的音乐节。

而是整个鲁尔区的音乐节。

不仅仅是钢琴作品,还有许多许多带着音乐进入校园的节目。

一些没有什么事情的钢琴家,带着他们的作品,教授着鲁尔区的幼儿园学生,小学初中高中生钢琴专业知识。

还有许多许多的街头演出也被作为一些彩蛋,安排在鲁尔区的各个角落里。

除了那些上班的人之外,大部分的游客,还有那些学校里的学生全部都在享受着鲁尔区音乐节带给他们的震撼。

而最让众人所激动的,便是周五,周六,周日三天连续的钢琴音乐会。

来自于南韩,代表着巴黎的钢琴家赵成珍将在德国诠释正宗的法兰西乐派作品。

而那位来自于加麻大,代表着漂亮国融合乐派的选手,哈梅林则是在第二天演奏他的作品,与赵成珍针锋相对。

这两人还算是众人比较熟悉的人选,并且他们的恩怨情仇大家都非常熟悉。

相比较傅调而言,这两人的成绩实际上是更为的接近,更符合众人心中对于龙争虎斗的那种定义。

他们肖邦国际钢琴比赛的成绩也是没有多少区别,特别是在最后的时候,两人成绩相差并不大。

再加上在社交媒体上,哈梅林对于赵成珍的挑衅,更加让比赛显得更为有趣了一些,也同样更能激发观众对于两人的好奇心。

原本赵成珍是没有打算回应的,不过实在架不住哈梅林的强硬要求,这才同意他的互动请求,在社交媒体上两人针锋相对地喷了几下,让那些围观群众更为的兴奋了一些。

原本哈梅林是想要拉着傅调一起来的,毕竟大家一起骂架才显得有趣,只不过他被赵成珍劝住了。

“你和我聊一聊,社交媒体上演一演没啥问题,毕竟我们俩的水平实力差距并不大,大家分辨不出来我们俩的差距的,不过如果你想要去找傅调对喷的话,我感觉你最好还是不要这么做……”

“为啥啊?”哈梅林走到赵成珍的身边,伸手勾住赵成珍的肩膀满不在乎地开口问道。

“我们三个虽然不是相同的举荐渠道进来的,不过我们都可以算得上是肖邦国际钢琴比赛出生,我们之间的互动斗嘴肯定能激发观众的情绪,让他们更为的疯狂一些,为啥不让我和傅对喷?回头解释一下不就行了?傅应该不会怪我的吧……”

说到这边,哈梅林抬起头看了一眼周围,扫视一圈后,不由得略显好奇地开口道。

“欸,不对,话说傅呢?我记得之前他不是说他打算过来听我们的音乐会的吗?为什么人不见了?”

“他大概不会来了。”

“不会来了?什么意思?我不懂,傅他不是之前才说要来,为什么现在突然不来了?”

“没那么多为什么的。”

赵成珍将手中的手机盖收起,看向身边一脸无所谓的哈梅林,不由得感觉略微有点头疼,对着他无奈道。

“就是很简单的一件事,傅调他在试验新场地,他打算让自己的音乐向着神级现场的方向前进一些,所以还在不停地努力。”

“哈哈哈哈哈哈,神级现场?傅他准备搞一个神级现场?你在和我开玩笑吗?神级现场是随随便便就可以搞出来的吗?这玩意不是看运气的吗?这个也太扯了吧哈哈哈哈……哈?”

哈梅林听到赵成珍的话,第一时间便是大笑了起来。

不过很快,他的笑声便陷入了沉默,因为他看着赵成珍的表情十分严肃,似乎并不是在开玩笑。

而正是这个没有开玩笑的认真,让哈梅林感觉到更加荒谬了一些,他难以置信地对着赵成珍开口道。

“不不不不,赵,你在和我开玩笑,对吗?是不是在和我开玩笑?”

“我为什么要和你开玩笑?”赵成珍不解地看向身边的哈梅林,对着他挑了挑眉,不解道:“你难道不知道傅调的成绩吗?”

“傅调的成绩?什么成绩?肖邦国际钢琴比赛冠军,欧洲的几个大城市进行了一次巡演,还有什么?”

“看来你并不知道。”

赵成珍看着哈梅林如此,不由得摇了摇头,将手机收起,对着他随意道。

“之前他去过一趟巴黎,和我见过面,大概是在去年的十二月份左右,我和他正面见过面。”

“然后呢?我知道他去了一趟巴黎,我也大概知道你肯定会他见面,然后呢?总不能你和他对抗了一下钢琴吧?玩了一场简单的battle?”

哈梅林对着赵成珍随口道。

只是却没有想到,赵成珍看向他的表情怪异,虽然什么话都没有说,可是却显得格外认真地点了点头。

“不是,你们还真的打了一场?用钢琴?我猜猜……不会是街头钢琴吧?你拉着傅调去玩了一场街头钢琴?”

“……”

赵成珍依旧没有说话,哈梅林的嘴角却不由得抽了抽,咽了一口口水后,对着赵成珍继续猜测道。

“然后,你输了?输给了傅调,并且输的很惨,傅调的进步很大?”

“……”

赵成珍还是没有说话,可哈梅林却感觉自己已经明悟了一切,不由得头疼地揉了揉自己的脑阔,叹气道。

“WTF,我好像明白为什么你不让我和傅调互动的原因了,因为你在六个多月前就没有打过他,我这下算是明白了……”

“你绝对,你和我的差距有多少?”赵成珍看着似乎已经明悟的哈梅林,不由得开口问道:“差距,大吗?”

“并不大,所以我才喊你,让你跟我在社交媒体上进行一下互动。”

哈梅林叹气,对着赵成珍无奈苦笑:“所以,你和傅调的差距,大吗?”

赵成珍的视线看向舞台,不由得轻声道:“很大,六个月前我和他之间的差距就已经在逐步扩大,扩大到我似乎都有一些害怕的程度,为什么他的水平实力增长的这么快,而我却这么慢?”

“所以……”哈梅林挠了挠自己的脑袋,欲言又止:“所以他说他在冲刺神级现场,你相信了?”

“嗯,我相信了。”

赵成珍点了点头,起身从自己的座位上起身,对着哈梅林笑了笑,随意道。

“你和我正常聊聊其实没啥,大家都差不多,对抗对抗没什么区别,但是你还是不要挑衅傅调了,如果你去和傅调说这件事,他肯定会同意的,也不会怪你什么,不过我感觉,你的这个挑衅,更多的会回旋镖打到你自己的身上。”

说罢,他拍了拍哈梅林的肩旁,迈步来到了音乐的后台。

伴随着灯光的熄灭,赵成珍从舞台上走出,对着众人挥了挥手,宣告着他的到来。

而接下来的演奏,也证明了那一点。

他作为法兰西乐派的代表人物,他的实力不容许任何人质疑。

他,就是法兰西乐派未来的光芒!

哈梅林听着赵成珍的演奏,不由得愣住了,表情从原本的轻浮变得沉重。

他听完后并没有继续和赵成珍聊一聊关于傅调的内容,而是直接转身回到了米尔海姆,准备他当日的演奏,看看自己有没有什么可以挖掘的地方。

而赵成珍的演奏在结束后,受到了媒体的大肆好评,夸赞他为全世界诠释法兰西乐派最为正统的男子。

几乎将他夸成一朵花。

其中似乎有一些法兰西乐派活动的痕迹,不过就算除去法兰西乐派倾向的媒体,赵成珍的表现也不是盖的。

而等到了第二天,哈梅林的演奏。

这一次他终于如愿以偿地能够赵成珍正面对抗了,享受一下当年傅调享受到的地位。

压力瞬间涌了上来,让他整个人的注意力瞬间提高了数倍。

他也同样没有辜负众人对于他的期望,完美地达成了自己的目标,和赵成珍分庭对抗的目标。

而等到了第三天。

德意志里真正的礼拜日,休息日,一个除了基础服务设施之外,所有人都会选择休息的日子。

商店关门,游乐场关门,超市关门,学校关门,所有的一切全部关门,给每个人一段只属于他们自己的时间。

这一天的天气格外的晴朗,晴朗地让人想要早草地上睡下。

正常而言,周围也应该格外的安静,你几乎听不到任何的嘈杂声。

只不过……

对于埃森而言,今天仿佛并不是周日。

虽然所有的店铺全部关门,可路上却布满了车辆,完全看不出今天是休息日的模样。

之前将傅调,赵成珍,哈梅林等人称之为肖赛三小龙,现在已经没有人会这么想。

不知道在何时,众人还会选择将赵成珍以及哈梅林两人论为同一等级。

可是对于傅调,他们则不知不觉地将其提高一个等级,不再将傅调视作赵成珍哈梅林的同类。

而是一线的钢琴家,有资格向着顶峰冲击的钢琴家。

并且听不知名的人士的发言,他们说傅调这几天一直在研究着音乐厅的构造,准备冲击神级现场。

这也让傅调的票瞬间变得抢手了起来。

这也就造就了今天密密麻麻的人群开车来傅调音乐厅听傅调演奏的现状。

其中的华国人并不多,更多的则是欧洲人,以及各类的学生。

他们要么乘坐出租车,要么自己开车,来到了埃森音乐厅的附近,将埃森音乐厅围绕的水泄不通。

这状况不知为何,比之前郎良月以及基辛的场外表现更为的耀眼,更为的绚烂。

当哈梅林以及赵成珍两人,带着哈梅林的两位女朋友来到音乐厅周围的时候,看着那群密密麻麻的人群,他们甚至一时间产生了一丝丝的混乱。

他们不知道,此时此刻在这边开音乐会的,究竟是傅调。

又或者是一位他们并不知道的,已经达到过古典音乐巅峰的。

顶级钢琴家。

明天早上十二点前发,我10点上车回家,车上2小时应该能写完,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穿越诸天聊天群春雷1979地球第一玩家神道复苏兄弟,想你了权宠天下柯南之机械师重生资本狂人我真不想当皇上西游之绝代凶蟾
相关推荐
民国血时代全民福地:我能加点建筑从潜伏开始我竟然跟着美丽女鬼学道法重生:神级御兽师大梦诸天,我的能力能存档赶海的小渔夫渔夫传奇深入浅出开局签到圣人果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