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我将埋葬众神

第四百七十七章:伊始(大结局)
上章 目录 下章

我将埋葬众神第四百七十七章:伊始(大结局)

夜空中。

所有的星辰都在燃烧。

红色的影子已降临大气之外,哪怕是凡人都能见到她的尊容。

巨量的气流覆盖在手指的表面,形成了一层炽白的光膜,这截手指正缓缓地落向地面,可以想见,光是这截手指,就足以灭世。

楚映婵与小禾对视了一眼。

她们是这个世上最强大的人,此时此刻,唯有她们有可能阻挡这次灾难。

小禾毫不犹豫地开启了皇帝血脉,她的身躯飞快龙化,白色的鳞片覆上纤柔的身躯,修长的翅膀撕破后背的衣裳,迎风扇动。

她向着这截红指掠去,途径之处皆是龙吟。

她来到了那截红指之下。

少女娇小的身躯与这红色巨指相比,微不足道,可她却抬起双手,如托天一般去与这域外煞魔抗衡。

出乎意料的是,在小禾的阻截之下,这根红指竟真的停住了。

宫语心中一动,以为这怪物只是大而已。

唯有小禾能够切身感受到它的恐怖。

甫一交手,小禾就断定,这猩红巨人的境界更在太古之上。

她虽令这截红指停住,可这种停顿只有刹那,下一刻,红指加速下按,小禾被指头抵着,疾速向大地坠去。

她竭力扇动着翅膀,龙虽可汇聚长风,可风力在神力面前太过绵薄,不多时,陨石雨从天而降,她不得不收拢翼膜,避其锋芒。

若镇守传承还在,或许还能抵挡片刻,现在的她,根本无力拦截这根手指。

这还仅仅是一根手指。

楚映婵也已回到了天宫。

她是西王母,是女仙之首,执掌着天宫的权能。只可惜,这才过去了十年,天宫依旧冷清,人间的飞升者寥寥无几,这片黄昏之海哪怕蕴含着极磅礴的力量,现在的她也只能发挥出冰山一角。

熊熊燃烧的夜空里,黄昏降临。

楚映婵试图以黄昏之海阻截这头煞魔的到来。

黄昏之海广袤,但在这猩红巨人的对比下,却显得渺小。

巨人的眼睛像是两个发光的圆球,它盯着黄昏海,鼓圆腮帮,吹了口气。

这一口气当然无法吹散狂风之海,但宇宙之风席卷而下,无数的天宫在风中失衡摇晃。

楚映婵逆风迎上,想要竭力抵挡这一击,接着,本就根基不稳的天宫神庭一座接着一座破碎,暗然失色,化作飞灰。

弥漫而去的黄昏之海被迫合拢,竟不能寸进半步。

楚映婵从未见过这等恐怖的存在,难以想象,还有数以万计的这样的神祇在朝这里赶来,在它们面前,所谓的末法黄昏显得如此温和。

猩红一指还在降落。

小禾却没有再去看向它,她一边将身躯泡在海水中降温,一边看向了昆仑山的方向。

少女紧咬薄唇,一言不发。

……

……

大地颤鸣,白骨苏醒……

预言在天地之间扫荡,千万种族双手合十,聆听着预言沉入土壤。

他们虔诚而眠,等待来日苏醒。

林守溪再次清醒时,他发现,自己正置身在一片悬崖边,被温暖的海风包裹着。

“这里是……”

林守溪环顾四周,崖下是一片浅海,崖上则生长着很多水杉一样的树木,但它们远比水杉要高得多,撑起的阴影将天空遮的密不透风。

这个陌生的世界透着一丝熟悉的气息。

林守溪走入林中,想要一探究竟,却在潮湿的、布满蕨类植物的林子里,见到了前所未有的生命。

他看到了一头直立行走的蜥蜴,蜥蜴比人更高,身躯布满鳞片,双足肌肉遒劲,颇为修长,它盯着林守溪看,眼睛里充满了好奇。

林守溪本以为它想要进攻,谁知道它竟飞快离开了,离开的时候,还是倒着走路的。

他看到了很多蜻蜓,这些蜻蜓比一般的蜻蜓大了很多倍,它们飞行的姿势也颇古怪,都是倒着飞的。不仅如此,他甚至看到了一只半个身体在壳外的鸟缩回了壳里,蛋壳还奇迹般复原了。

看到这里,林守溪终于明白,整个世界的画面都是倒放的。

他非但没能离开原点,相反,他的神魂还被卷入了原点的更深处,来到了这个不断倒退的世界里。

他不知道原点的目的是什么,但他尝试了很多次,发现自己根本无法离开这里——他的意志与身躯的联系被彻底割断了,换而言之,他在昆仑山巅坐化的身体很可能被某种力量摧毁了。

如今,他只是一头徘回在原点之中的孤魂野鬼。

脚下的大地开始颤动,林守溪极目远眺,这才发现,天边正翻滚着浓烟,片刻后,一点炽光刺破了浓烟,朝着天空飞去。

林守溪明白,这应是一颗砸到大地上的陨星,因为这个世界的时间是倒退的,所以这颗本该毁灭大量生灵与植被的陨星重新飞回了天上,浓烟与尘埃也缩了回去,山的棱线重新变的清晰,山尖还覆盖着素白的雪。

陨星飞远时,林守溪透过火光,隐约看到了那颗陨星的轮廓——它的纹路不像石头,更像是一颗脑子。

难道说,这是苍白的脑子,当年苍白之脑以陨星的形式降临此界,寄生在了这颗星球上?

林守溪回神时,陨星已经飞远。

接下来的几天里,林守溪一直在寻找离开的办法,他尝试了几万种方法,都失败了。

他被困在了这个不停倒退的世界,整个世界只有他一个人类。

林守溪也渐渐明白,他所身处的这个世界,应是蓝星的过去,他所见到的画面,都是早已埋藏在地层深处的、几亿年前的画面了。

他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原点是原初时间。

他正朝着那个原初时间不断下坠。

三年之后,林守溪几乎确定,他无法离开这个时间的囚牢。他唯一担心的,只是这个世界的时间流速与外界是否是一致的,会不会哪天醒来,发现外面已沧海桑田。

担心并无作用。

林守溪开始在这个世界游荡,寻找其他的破局之法。

他见证了一头暴龙从老年到壮年到幼年最后变成白色龙蛋的场景,见到了诡异倒放的分娩过程,见到了濒死的生命从血泊中站起,伤口愈合,倒退回丛林……死病老生,周而复始。

他还来到了南北两极,这个时代的气候尤其温暖,南北两极甚至没有冰盖。

他也没有找到地心的入口。

看来他的猜想没错,这个时代,苍白之脑还未寄生。

他无法回去,也无法离开,只能在这里生存。

时间就这样悄然过去,并于悄然之中,展露出它宏大的面貌。

起初,林守溪还能在这个新颖的世界里寻找到一丝乐趣用以解闷,但,一百年,一千年,一万年后,一切都显得枯燥、乏味,他只能不停地回忆着往事,但自幼时出生于黑崖起,至他坐化昆仑山巅,也只是过去了一百年,他哪怕将所有细节都回想个遍,也足够回想几千几万遍了。

他曾让宫语苦等过四百年,也许,这是命运施加给他的报复。

生着翼膜的鸟在天空振翅,菊石在怪物横生的大海中爬行,很多时候,他已不觉得世界是在倒退,甚至一度认为,世界本该就是这样的。

又过了一万年。

任何瑰丽的景象都无法再激起他的兴趣。

他看着广袤的天地,唯一感觉到的,只是空洞。

他知道,区区的两万年在世间的尺度上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刹那,他不知道还在这里待上多久。

今夜星斗明亮,林守溪在将往事回忆了一遍后,陷入了沉眠。

再醒来时又是数万年后,他为沉眠开辟的洞府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遮天的松柏,大量的蜻蜓与蛴螬窸窸窣窣地穿梭过林子,野兽奔走的声响里,他看到了迎面走来的象足巨龙。

对他而言,世界依旧没什么改变。

接下来的漫长岁月里,他不断进入沉眠,想以此消耗时间,快点抵达原点的原初。

但这样长达万年的沉眠亦是杯水车薪。

当年天宫之中,真视神女听到他要炼化原点后,说他比自己还要疯狂,如今,他终于深切地明悟了其中的含义……这就是原点,这条回归原点的路径太过漫长,任何人都会在冗长的时间长河里疯掉。

真视神女……

他觉得这个名字很遥远。

太阳从西边升起,从东边落下,瀑布逆流,参天巨木长成幼苗……大自然如此和谐。

林守溪不由想起了那位‘小姐’,当年神战之后,作为苍白意志的小姐,就是在黑暗的雪原上徘回了数亿年啊……那该是何等的孤单?

林守溪不去想,因为他知道,早晚有一天,他会懂的。

他沉眠的时间越来越长。

有一次,他醒来时,发现自己居然躺在海洋里,鱼类在他上方穿梭不定,宛如幽灵。

他没有选择去到陆地。

他就这样躺在深洋,闭上眼,继续沉睡。

苏醒,沉睡,苏醒,沉睡……

时间以万年为尺度飞逝着,他身下的海床时而隆起为山脉,时而又沉沦为谷地,这是何其枯燥无聊的过程,期间,他一度想过要杀死自己来了结这段折磨,但这只是想而已,每当他抬起手腕,他就会看到刻在血肉上的一个个名字。

巫幼禾、慕师靖、楚映婵、宫语、司暮雪、时以娆、白祝……

他凝视着这一个又一个的名字,从一笔一划中回忆起她们的形容。

记忆在脑海中纷至沓来,他想起自己是林守溪,想起自己是九明圣王,她们还在等他呢……这是他与原点的战斗,战斗远未结束,他不能认输。

他化作太阳从地上升起。

他升上高空。

他从东边缓缓飘到西边,他绕着星辰旋转。

这个宇宙是虚无的,只有蓝星与月亮,所谓的满天星辰只是无数虚化的光斑。

他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许多次醒来的时候,他都想重新拾取一些生的意义,但他找不到,空洞与虚无是绝对的寒冷,它们可以将鲜活的血肉冻成冰渣。

某一天。

他再度从海床上醒来。

他的身边,聚拢着无数的三叶虫,它们在泥沙间爬来爬去,毫无畏惧,一如纵横海洋的霸主,除此之外,他还在海洋中见到了许多无嵴椎动物,它们永远也无法想到,自己弱小的身躯竟是适宜邪神生长的土壤。

这是……过了多久?

林守溪无法想象。

过去,他还能在海洋里与鱼龙鲸鲨类战斗,以此榨取微小的快乐,但现在的海洋,三叶虫已是霸主。

他从海洋走向陆地。

陆地何其空阔。

他试图理解这个世界,但思考是剧痛的。

他捞起了一只三叶虫,放在掌心。

他盯着它看了很久。

隐隐约约间,他想起了小语送给他的礼物,那是一块溪涧里拾取的化石,化石上,两只三叶虫抵死相拥。

他的鼻子酸楚,忽有哭泣的冲动,这已是他上亿年不曾有的情感了。

“小语……宫语……”他默默念着这个名字。

他对她说过,时间只会洗去那些不珍贵的东西,如今,亿万载的光阴长河奔腾了下来,他逆流而上,他要向小语证明,师父从没有骗人。

这是他接下来一亿年的座右铭。

又过了一亿年,三叶虫都不见了。

他的脑海中,与小语的对话越来越少地想起,他所更多想起的,是那一句‘能杀死我的,唯有渺渺无垠的时间’。

时间才是最锋利的刀刃,自以为坚强的人类在它面前,如此脆弱不堪。

冰川消融,海平面升高,他见证了大量的火山喷发。

之后,他甚至再也见不到一个生命。

世界又经历了一次冰川。

他在冰中封睡。

沉睡了很多年后,他才见到了大量爆发的红藻,这已是世上唯一的景色。

之后的世界无比荒凉。

这是真正的荒凉。

荒凉到他一度开始怀念在海底看三叶虫爬来爬去的岁月,那段岁月被过滤之后显得如此宁静美好。

世界又经历了几次板块的挪移与冰川的更迭。

活着本身已是纯粹的痛苦,但他连自杀的念头都不再有了,因为下决心需要思考,思考本身比死亡更痛苦。

一天。

他醒来时发现,天空好像少了什么,他想了好久才意识到,是月亮不见了。

于是,他飞上天空,自己变成了月亮,每天绕着大地转动。

久而久之,他觉得,他就是月亮。

转啊转啊转啊……

大地在他眼中不停地变幻着。

最后,他记忆中的蓝星变成了炼狱般的火球,这颗火球没日没夜地朝着星空发射陨石与彗星……它为什么要向宇宙发射这些呢?

很久之后,林守溪才想起,原来时间是倒流的,它们的轨迹本该是撞击地面。

再后来,蓝星也不见了。

他发现,他置身在一片尘埃里,尘埃的中心,是一颗发光的太阳——所有的星体都消失不见,世界只剩下一个太阳。

林守溪知道,总有一天,这颗太阳也会消失不见。

他在尘埃中飘荡。

某天,他忽然想起,自己身体里好像有什么东西。

他划开了自己的手臂,拨开了覆盖在手臂上的血肉,看到了骨头,他发现,骨头上刻着字,他已不认得这些字了,却还是把它们念了出来:

“巫幼禾……楚映婵……慕师靖……宫语……”

他念了很多很多遍。

然后,他茫然地看向太阳。

“她们……是谁?”

林守溪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一直思考到太阳消失不见。

他有时候能将她们连同过去的一切都想起来,有时候,他又什么都想不起,脑海里像是有三叶虫在爬来爬去。

太阳不见了,一颗更大的星星从爆炸中复原,它大的史无前例,大的超越了林守溪见过的一切星星,但林守溪并不觉得震撼,他知道,总有一天,它也会消失。

一切都会回到诞生之前。

而他要活到诞生之前。

这是他的信念。

这个信念在亿万年的岁月里于他脑海中不断强化,它如此根深蒂固,坚硬地超越了一切物质。

他不知道为何而活,但他拥有信念。

先前他所熬过的时间,甚至不到这漫长尺度的一半。

他再次陷入长眠,然后在某个不知是清晨还是黄昏的时候醒来,与这颗大的难以想象的星星告别,它沿着出现的轨迹消失,最后归于虚无,仿佛从不曾来过。

一切都消失了。

唯有他还在宇宙中漫无目的地游荡,游荡……

他甚至已不记得,这个世界的时间是倒流的。

终于。

终于有一年。

他再次感受到了一股力量,那股力量将他朝着某个地方拖拽。

整个世界都在朝着方向聚拢。

这个过程越来越快,快到他迟钝的思维已反应不及。

转眼之间,他已来到了一切的尽头。

他的面前,是一颗微小的点,微小到近乎虚无的点。

这粒点没有重量也没有能量,也不存在时间、空间的概念,它仿佛是虚无本身,没有任何意义,一如他。

“原……点?”

林守溪张了张口,嘴唇中吐出了晦涩的音节,他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但他总觉得,这是他一直在找的东西。

为了寻找这个东西,他体验了比死亡更剧烈亿万倍的苦痛。

原点……原点……

林守溪盯着那粒点。

突然,他注意到,原点的背后好像还站着一个人。

那人黑发金袍,面容俊秀,背后悬着一颗红日的图腾,手中提着一柄树枝状的剑。

九明圣王。

诛族之剑。

时间果然是一个环。

林守溪回到了最初的过去,见到了最远未来的自己。

他一直在这里等他,同样等了很多很多年。

“巫幼禾……楚映婵……慕师靖……宫语……”

他再度念起刻在骨骼上的姓名。

他依旧无法回想起她们的容颜,但他想起了另一件事……

他终于想起,自己是来做什么的。

林守溪一把将原点紧攥掌心,他吞掉了它,一如一百五十亿年前在昆仑山巅吞掉它那样,他看着虚无的世界,缓缓开口,声音唯他自己能够听见:

“我要为她们,创造一个新世界。”

……

苍白的心脏里。

慕师靖也陷入了漫长不醒的梦。

她再次梦到了与原点的决战。

她已想不起这是第几次梦到这样的场景了。

那是原点的拼死一击,她的双翼合拢为盾,挡在了她的面前。

“我是荒谬之间,是唯一之物,原点杀死我,必将被反噬的。”

遥远的记忆从心中响起,那是地宫之中的对话。

“这样拙劣的伎俩,原点怎会上当呢?我创造了你,你是我的伙伴,我不会让你死的。”

“它会的。这个世上没有人见过您的真容,包括原点,原点见到的龙类都拥有一双翅膀,它无法想象,作为原初之龙的你,竟是形如长蟒的五爪之龙……小姐,我做你的翅膀吧,它不会起疑的。”

“不行!你断绝这样的念头吧,我绝不会准许的。”

“……”

他违抗了小姐的命令。

原点玉石俱焚的反攻里,她的双翼碎在了空中,这是当初慕师靖无数次回忆起的画面——林守溪挡在她的面前,为她承下了致命一击,然后被漫天流火吞噬。

许多次观赏烟花时,她都心头季动,常常惊醒。

林守溪嘴唇翕动,像是说了什么,当时的她没有听清,今天,她终于听清了。

他说:“小姐,真龙的腾云驾雾,不需要翅膀,我就陪你至此了……”

不……

不要——

慕师靖哪怕已回想起无数次这幕,依旧觉得撕心裂肺,她向着流火四溢的天宫竭力伸手,两人的指尖却似相隔天堑。

忽然。

慕师靖听到了呼啸的杀意。

她仰起头,看到了天空之中有什么东西在朝这里飞来。

那是一支箭,一支由神灵手臂做成的箭。

撕心裂肺的悲痛里,更古老的记忆被唤醒了。

那是群龙之殿。

年幼的她站在群龙殿里,被大殿之中一张张威严的龙首注视着,它们念诵着古奥龙语,龙语的语速听上去很慢,其中蕴藏的信息却比一条江流中的沙子还要多。

这是早已被她遗忘的记忆……

直至今日,慕师靖终于想起,龙族是宇宙中最强大的种族,而她是龙王的长女,她拥有着龙族最强大的血脉与天赋,却因不愿猎杀原点而被放逐,她被放逐的那天,年幼的妹妹与她擦肩而过。

那是她们仅有的一面,画面单薄到让人难以铭记。

她想起了……

原点最初根本不是什么邪物,它是宇宙母体的遗留,是纯粹的一个点。原点给生灵生养了一整个宇宙,宇宙中的神族却始终觉得自己的力量还不够强大,每一个神族都害怕自己被超越,所以她们试图从母体中榨取更为纯粹,更为强大的力量。

所谓的神浊,是神族们用以杀戮原点的兵器。

当时的苍白在宇宙的边缘找到了这颗星星,她与大地订立契约,想要建造一个远离纷争的,无忧无虑的乐土。

在订立契约的那刻起,她以大地母神苍白而活,故而遗忘了自己过去的一切。

直至今日。

直至今日……这支箭撕开了一切的记忆。

记忆中的两幕画面重叠在了一起。

隐隐约约间,她看到林守溪挡在了那支箭的面前。

悲剧即将再现。

慕师靖的心脏砰然跳动。

“不……不要!!!”

她仰头大吼。

心脏的跳动声震耳欲聋。

大海之上。

红色的手指已触碰到翻腾的海面。

在它即将没入海中时,海床开始震动,海水随之翻滚。

原本近乎绝望的小禾与楚映婵也察觉到了这场地动。

地动……来自昆仑山中。

……

与此同时。

最初的原点里。

未来的九明圣王举起剑,刺入了林守溪的胸膛。

林守溪终于吞噬了原点,成了新的原点,他与未来的自己同存在这个玄妙的时间点,所以并非唯一之物。随着诛族之剑刺入身体,他的身躯轰然炸开。

像最初的大爆炸那样炸开。

曾有人预言,他终有一天会被诛族之剑杀死。

预言应验。

但他并没有被杀死,因为原初的毁灭是一切新生的尹始。

九明圣王完成了使命,平静地消散。而林守溪则以超越光的速度飞升着,朝着一切开始之处飞升着!

这也是白童黑凰剑经的最后一重境界——无量。

他的过去与未来皆烟消云散,他只余一法——无量法。

与此同时,另一个预言也应验了。

——大地颤鸣,白骨苏醒。

苍白的心脏里,慕师靖睁开了眼,而这颗早已变成灰色的心脏,回光返照般搏动了一下。

这一下搏动引的大地战栗。

昆仑山也在战栗。

山巅的大地裂开了,无数的枝条从裂隙中涌出,枝条间缠裹着的,是一具白森森的骨头。

骨头血肉尽失,唯有一颗血红的心脏犹在鲜活的跳动。

骸骨睁开了眼,就此苏醒。

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白森森的骨臂,他发现,上面刻着一个个的名字,这些名字反复刻了无数遍,几乎要将他的骨头凋空。

这些名字是什么时候刻上去的呢?

他一时竟想不起来。

也不必去想。

他挣开枝条的束缚,从昆仑山上走下,风迎面而来,他的骨肉与鲜血在风中塑成,他仰起头,望着燃烧的星辰,同样燃烧的眼眸被星空点亮,他越来越完整,黑夜成了他的长发,湖水为他披上衣裳。

他走到了大海之上,走到了猩红巨人的指下。

巨人的手指还差一点就要碰到海水。

但它永远也碰不到了。

下一刻。

海浪排开,一柄形如鲸骨的长刀刺入了巨人的指中,这根天柱般的手指被轻而易举地切开!林守溪拖刀狂奔,快的没有影子,他像是一道光线,一道在自巨人手指起,沿着他手臂缠绕了一圈的光,再停下时,他已穿过气层,立在了猩红巨人的肩头。

猩红巨人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已无法调动手臂。

这一意识生出,他的手臂立刻开始溃散。

他的手指被斩成了三截,前臂肌群被尽数切碎,光线蜿蜒之处,桡骨与肱骨之间的连结也被斩断,林守溪脚踩的肩膀之下,赫然有一个圆碗状的平整切口,这个圆碗比月亮更大。

猩红巨人这才发现,他的肩头站了个人。

这个人斩断了他的手!

巨人光球般的眼睛中爆发出异色,他另一只手握紧成拳,朝着蓝星挥去。

林守溪念了一句咒。

巨人的拳头未来得及触及气层,就凭空炸开,化作碎肉与骨,在宇宙中飞溅。

林守溪冷冰冰地盯着这尊巨人。

它像是一只断了双肢的红蛙。

林守溪举着这柄随意从大海中取出的鲸骨,将它徐徐推向了猩红巨人。

渺小的人,丑陋的刀,简单至极的一击。

但猩红巨人逃无可逃。

它怒吼着,口腔中汇聚起灭世的光芒,它嘶啸着,背嵴上生出鱼鳍一样的拱起,它的肋骨开始反曲,它的脏器开始外翻,它调动了所有的力量,像是要开启自己终极的形态,这才是真正的巨人啊,死在死灵雪原的巨人王与之相比,像是一只蚂蚁。

但没有用。

林守溪无视了猩红巨人的一切挣扎,他以鲸骨为刃,开启了屠杀。

他的意识中沉淀着无法回想的痛苦,这些痛苦堆积了亿万年,山无法形容其雄伟,海无法形容其浩瀚,他需要杀戮,需要杀戮来将它们消解!

林守溪一跃而起,挥舞鲸刀凌空噼斩,迎上了这巨若星辰的怪物。

猩红巨人在鲸刀中变作碎末,寂静消散,一如几十年前海洋中爆发的红藻。

在小禾、楚映婵、宫语的眼中,它们则更像是红色的晚霞,

司暮雪扶着慕师靖从地心爬出,也恰好看到了这一幕。

慕师靖仰望星空,看到了立在天外的男人。

他也看到了慕师靖。

“小心……”慕师靖提醒。

猩红巨人虽已死去,但林守溪的身后,诸天万神也已来临,与之一同来临的,是那支神祇之臂做成的箭,它们无一不带着毁灭的气息,常人看一眼就会灰飞烟灭。

林守溪没有半点惧怕。

他握着鲸骨,骨骼中传来古老的鲸歌,他的心脏在歌声中跳动,如擂起的战鼓,铿锵激烈!他面对这深邃广阔的宇宙,将这颗蓝色的星星护在了背后,他向前走去,向着浩浩荡荡的诸天万神走去,万神与他对视,神的眼眸瀚若星辰。

再也没有回头之路。

刃已发硎,唯有踏碎诸神之骨,杀至深空尽头才能终止!

喷薄到极致的战意里,林守溪蓦地回首。

他看了一眼这颗湛蓝的星,那里有一双双远望的清眸,她们的名字刻在他的骨头里,连原点也无法让她遗忘。

提刀而战之前,林守溪对她们许下了最后的承诺。

承诺之言如此轻柔,听不出一丝的杀意,仿佛只是春风中的折柳送别。

“我将埋葬众神。”他说。

(全书完)

……

多年之后。

深空的尽头。

星云的宫殿里,神似慕师靖的少女望着破碎的星辰历,默然无言。

“这么多年,还未归来么……”她不解。

她打算亲自去看一看。

她披上了战甲。

这是她当年征伐原点的战甲,彼时她穿着它与姐姐擦肩而过,她刻意停步,姐姐却未多看她一眼。

她正要走出星云之殿。

外面,忽有脚步声传来。

她感到一丝困惑。

王骸之门外,垂着一条以‘冥古’命名的神阶。

无尽的长阶之上,隐约有个影子。

那是一个黑发白衣的男人,他提着骨剑拾阶而上,金色的童孔跨越长阶与她对视。

他在朝她走来,他身后的群星之间,密密麻麻皆是神的骸骨。

林守溪终于走到了她的面前。

深空寂静如死。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穿越诸天聊天群西游之绝代凶蟾柯南之机械师重生资本狂人春雷1979我真不想当皇上兄弟,想你了权宠天下地球第一玩家神道复苏
相关推荐
我的物品有升级面板红楼之如画江山梦幻西游之职业玩家梦幻西游之重返2005限制级火影全职法师:我有一个模拟器带着游戏面板穿越四合院天命第一仙从伍千里开始万界打卡从全职法师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