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过河卒

第一百九十六章 地图
上章 目录 下章

过河卒第一百九十六章 地图

齐玄素对于新大陆知之不多,因为道门的重心并不在那边。

道门并不是一个向外扩张的帝国,它在本质上依旧延续了古中原的朝贡体系,婆罗洲也好,凤麟洲也罢,都是自古以来。这些小国不仅长期受到中原文明的熏陶,成为儒家体系的一部分,而且也有大量的中原人移居过去,是存在基础的。

哪怕是出兵,同样是师出有名。比如东婆娑洲,是应邀出兵,帮助东婆娑洲诸国抵御西洋人。再比如凤麟洲,则是复仇,十世之仇犹可报。

这也是道门为何发展为二元制结构,苇原国、大虞国、扶南国、爪哇国等国,并不是成为大玄的一部分,谈不上吞并,而是成为大玄的藩属国,他们的共同点是全都信奉道门,通过道门来整合为一个整体。

打个不是很恰当的比方,这就像一棵大树,大玄是主干,其余诸国是分枝,道门更像是树冠。无论主干还是分枝,都在树冠的笼罩之下,而树冠则是由枝干一起支撑起来。

毫‎​​‎​‏‎‏​‎‏​‏‏‏无疑问,主干是根本,所以大玄才有下道门之称。

对于新大陆,道门就没有过分举动了,毕竟道门不是西洋人。

不过随着西洋人大肆侵占新大陆,道门提出了一个说法,帮助新大陆的原住民抵御外来侵略,使其早日获得独立自主。

道门的主张很简单,说白了就是,新大陆不是道门的新大陆,也不是圣廷的新大陆,它是有主人的,要使其物归原主。

圣廷自然是不同意的,可又不占理,于是扯出了一套经典的宗教理论。无非是这片土地是无上意志的恩赐之地,是天选之国,他们占据此地,是遵从了无上意志的教诲,是正义且合法的。至于那些原住民,则是信仰魔鬼的罪民,消灭他们,顺应天理。

圣廷的信徒们相信无上意志与他们存在契约,并挑选他们领导世界上的其余国家。现在看来,道门是打不过的,暂时没办法领导,那就只能退而求其次。

这又引申出一个故事,金帐大汗曾召集了传教士询问此事,一名传教士回答确有此事,大汗问他们:“既然你们的神与你们约定好了,那你们为什么还不领导世界?”那名传教士回答说:“时机未到,尚无此等手段。”大汗暴怒说:“朕倒有此等手段。”然后便让人把传教士拖出去斩了。

这里的思路是一样的,时机未到,尚无领导东方的手段,不过可以先领导新大陆。

于是圣廷大肆鼓吹山巅之城云云,信徒们来到新大陆,是寻求救赎,他们的使命就是身体力行地超度旧世界。

面对圣廷的步步紧逼,道门派出了当年的西道门扎根新大陆,通过西道门对新大陆的原住民进行帮助和支持。

对于原住民土著来说,一个是抢占土地、大肆屠戮的强盗,一个是远在东方不断提供帮助的朋友,谁好谁坏一目了然。

这些年来,在道门的大力支持下,新大陆的反抗可谓是风起云涌,经过近百年的战争,圣廷信徒和新大陆的原住民大概维持了南北对峙的

局面。

在圣廷的进攻下,位于新大陆北方的各城邦陆续灭亡,遗民们退往南部,与南方的原住民们结成同盟,使得新大陆南部成为原住民的大本营,各种不同文化在此地交融,在道门的居中调和之下,建立了一个新的帝国。在六十年的时间里,这个庞大的帝国完成了统一,其版图几乎涵盖了整个南部大陆。

帝国被取名为“塔万廷”,这个帝国与道门并无统属关系,只能算是盟友。不过西道门在新大陆的影响力很大,间接起到了传道的作用。这并非道门的本意,不过道门也乐见其成,这大概就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这些原住民们的信仰并不坚定,或者说,并不狂热,他们可以容许多位神明的存在,所以在南大陆经常会出现这样的奇异景象,你可以看到太上和无上共聚一堂。东方人也许不以为意,因为东方人也没少干,比如道观里摆佛像,见怪不怪。

可西方人看到这一幕,必然会大为愤怒,涨红了脸,额‎​​‎​‏‎‏​‎‏​‏‏‏头上青筋条条绽出,接着便是些难懂的话,什么“异教徒”,什么“异端”,什么“烧死你们下地狱”之类,气氛就变得恐怖起来。

地图上所标注的“帕依提提”,便是位于塔万廷帝国的境内。

如果王教鹤想要逃到那个地方去,那也说得过去。一是天高皇帝远,鞭长莫及,二是对东方人相对友好。

齐玄素仔细看了地图,想要记在脑子里,却发现在不曾去过的情况下,略微有点困难,容易遗漏一些细微细节,于是问小殷道:“你不是有根大毛笔吗?”

小殷有些不明所以,不过本能有了几分警惕:“毛笔太大了,不能用来画地图。”

齐玄素道:“我听说万象道宫最近要举办一个书法绘画的比赛,我打算给你报个名。”

小殷想也不想就拒绝道:“我不会画画,也不会写字,跟狗爬一样,很丑的。”

齐玄素道:“正因为丑,所以才让你去参加比赛,跟别人好好学学,那里都有专业的教习,我都打点好了,一对一补课。”

齐玄素又语重心长道:“毕竟你以后也要干些正事,不能整天到晚除了吃就是玩,要是给人批字,像狗爬一样,像什么样子?绘画也是必须的,这可是道士基本功,画符的时候只要错了一笔,一张符就坏掉了,不能马虎。关于这件事,张次席也是同意的。”

小殷把头摇得拨浪鼓一般:“我不去,其实我的字写得很好,爷爷都夸过我的,画画也可以,山水不大行,画符够用了,不必学。”

齐玄素故作将信将疑:“是吗?我的要求不高,不必你现场画符,这里有张地图,你比着这张地图画一下,要是能画得差不多,我就跟张次席说,不让你参加这个比赛了。”

小殷想了想,拿出大毛笔,比着这张地图画了一张,不说一模一样,大概没什么差错。

当然,这主要归功于小殷手中的“天马行空”,这件半仙物有着一定的修正功能,齐玄素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

故意让小殷复制地图。

齐玄素很满意,把那张仿制的地图收入囊中,又把原件放了回去。

小殷眨了眨眼,忽然觉得哪里不对。

齐玄素不给小殷思考回味的时间,立刻转移话题:“过几天,我们就要回狮子城了,我打算给你买点礼物,我最近让陈剑仇打听了一下,有全套的《道德经》、《南华经》、《大洞真经》,精装版,而且还有专门的批注,适合启蒙,你要不要?”

小殷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拒绝道:“我不要,我看到这些字就头……我早就会背了,不信我背给你听,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齐玄素抬手打断了她:“那好,不买这个。那就买点乐器吧,这些东西比较典雅,所谓琴棋书画,你说自己的书画没问题,我相信你,琴和棋总得选一样,我个人倾向于古筝,比较适合女子,你看那些仙子都是一身白衣,最好戴个面纱,然后弹琴,仙气飘飘的,多好。围棋也可以,整块玉雕‎​​‎​‏‎‏​‎‏​‏‏‏成的棋盘,玉做的棋子,让你用一辈子。你听过烂柯人的典故吗?斧头烂了棋盘都不烂,这就是玉的好处了。”

小殷还是摇头道:“我的胳膊不够长,古筝太大了。围棋这种东西,太贵了。”

小殷忽然变得善解人意起来:“老齐,我知道你也没有多少钱,玉做的围棋就算了,太贵,对你的名声也不好。”

齐玄素很欣慰地点了点头:“你说的对,吾有三德,曰慈,曰俭,曰不敢为天下先,我们还是要牢记太上道祖的教诲。这样罢,两张戏票可以吗?”

小殷点头道:“好的。”

就这样,齐玄素用两张价值一百太平钱的戏票打发了小殷,白得一张帕依提提的地图。

无论怎么看,这都是很合算的买卖。

这就像打牌,齐玄素掌握了虚空造牌的能力,小殷怎么打都是输。

就在两人说话的工夫,一道惊鸿掠来,正是姜大真人。

隔得老远,姜大真人就看到了王教鹤的无头尸体,心中不免生出感慨。

齐玄素一拉小殷,向姜大真人行礼。

姜大真人缓缓降下身形,明知故问道:“这就是王教鹤?”

“是,王教鹤意图叛逃,我遵照道门指示,行使必要之手段,王教鹤已然伏诛。”齐玄素回答道,“我打算让安魂司的人来处理。”

姜大真人点了点头:“也好。”

齐玄素又取出王教鹤的须弥物和玉尺,交给姜大真人。

姜大真人随意扫了一眼:“天渊,你处理得很好,你有功。不过接下来你还要再做好一件事,那就是南洋联合贸易公司的重组问题,你应该知道,如今道门的财政情况并不乐观,凤麟洲要收拾残局,新大陆那边还要输血,都是钱的问题。”

“是。”齐玄素赶忙正色应下。

姜大真人看了眼躲在齐玄素身后并紧紧抓着鹤氅的小殷,不由笑了一声:“小道友,你也有功,升三品幽逸道士指日可待。”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兄弟,想你了春雷1979柯南之机械师我真不想当皇上西游之绝代凶蟾神道复苏权宠天下重生资本狂人地球第一玩家穿越诸天聊天群
相关推荐
天官登基吧,少年族长压力大大明望族重生于康熙末年深夜书屋从玄君七章开始网游之逆天邪神大明嫡子天赋拉满的我,下次还填非常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