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龙族:我的一人之下绝对有问题

303.与魔鬼同行
上章 目录 下章

龙族:我的一人之下绝对有问题303.与魔鬼同行

“这么着急是要去哪里呢?这位美丽的小姐?”

身后传来的声音让刚一只脚踏出学院大门口的酒德麻衣浑身一震。

她额头冒出冷汗,心想完犊子了。

周围笼罩着她的隐约黑雾如同土崩瓦解般崩溃,这是她的言灵·冥照,解除言灵领域并非她所愿,但既然已经被发现了,在这样的怪物面前继续隐藏身形就显得毫无意义。

这样的情况……她好像只能强颜欢笑着转过头面对。

“你是知道的,这所学院的防御系统从刚刚开始就启动了,周围的院墙都通上了高压电流,我只能从这里出去。”

面对着孙浩然,酒德麻衣尴尬的笑着,解释道。

孙浩然闻言轻轻点头,脸上挂着澹澹的笑容:“这我当然知道,好歹我也算是这里的学生。但你要出去就出去,干嘛还蹑手蹑脚的呢?连言灵都用出来了。”

“这个……这个……”

废话,这不是为了躲你么?

酒德麻衣心里骂骂咧咧。

鬼知道这个男人刚才打电话让她完事儿过后来见他是想要干什么?

老实说她可是一点都不想在这个怪物面前呆着,于是就想着试试看能不能直接熘走,她心想这个男人没道理能发现她,之前自己被察觉到肯定是因为言灵被‘戒律’限制的缘故,现在‘戒律’已经解除,她要走岂不是易如反掌?

可是结果……就是这么个结果了。

她已经极力的隐藏自己甚至还用处了言灵,可还是没能逃过这个男人那双赤金色的眼睛。这双眼睛仿佛能够洞穿一切,让她光是被看着就浑身难受。

“我这不是怕被里面那帮学生给发现么?”

酒德麻衣尴尬的解释着。

现在学院门口就他们两个人。其余学生要么忙着灭火处理善后,要么正在准备车辆和武器装备兴致勃勃的要去赶着屠龙。

“行了,我没有要为难你的意思。别那么紧张。”

孙浩然叹了一口气,解释道,“你家老板应该已经告诉你了吧?我们现在算是盟友。”

“这……好像是的。”酒德麻衣点头。

“现在你亲爱的盟友遇到了一点小麻烦,希望你能帮忙。”孙浩然继续说道。

神特么‘亲爱的’?酒德麻衣嘴角一阵抽搐,她对眼前这个男人心中只有恐惧,避之不及的恐惧。

“什……什么忙?”

“都说了别紧张啦……这么漂亮的姑娘在我面前害怕成这样,我可是会难过的。”

“!!”

酒德麻衣心头一颤。

好快!

她还完全没来得及反应,这个男人就像是瞬移一般出现在了她面前迟尺之间,下巴上传来冰凉的触感,迎面来的凉风透彻心扉。

果然是个怪物。

再次确认眼前这个家伙是个十足的怪物之后,酒德麻衣心里叫苦连篇,即便下巴被对方勾住也完全不敢动。

讲真以她的身高能在她面前驾驭这样动作的男人真不对,好巧不巧面前这个家伙就是其中一个。

那高大的身形甚至足以俯视她,被这样对待,她竟然莫名其妙心跳加速了?当然这很可能不是‘心动’而只是单纯的因为畏惧。

mmp的,逃不了,打不过,整个人仿佛被这个男人掌握在股掌之间,这可是有生以来头一回!就连老板都没这么粗暴的对待过她,好吧,也有可能是身高不够。总之……这能不害怕才怪了!

(路鸣泽:你礼貌吗?)

“所以……您究竟想让我做什么?”酒德麻衣甚至不自觉的用上了敬语。

“刀借我用用,像之前那样。”

孙浩然轻轻伸手抚向她的腰间。

别误会,他只是在摸那两把武士刀。

“!!”

酒德麻衣浑身像是触电一般颤抖着,“可……可是我现在身上没带提升血统的药,也没有老板的帮忙……做不到上次那样……”

“这个不必担心……”

“?”

“因为你家老板也来了。”

说着,孙浩然抬起头,目光越过酒德麻衣看向她的身后。

“……”

看着眼前孙浩然童孔中倒映的身影,酒德麻衣浑身一颤,整个人在他怀里瘫软下来,瞬间便失去了意识。

不过下一刻,她的眼睛再次睁开,这一次是平日里绝对不可能拥有的耀眼的黄金童。

隐约可见她的脖子和脸上正在浮现细密的鳞片,这是龙化现象。

像是被附身了一般,古老的咒文在眼神迷离的酒德麻衣口中吟唱。

“我赐汝血,以血炼魂,不可至之地终不可至,然所到之处光辉四射!我赐汝剑,逆者皆杀,曰‘天羽羽斩’,曰‘布都御魂’!!”

璀璨的光芒在酒德麻衣眼中闪烁,一个看似平静的领域被激发出来,以她为中心的空气仿佛平静的水面一般,随着领域的蔓延有异物坠入了水面,激起滔天巨浪!而这异物便是孙浩然。

那看似平静的领域实则暗藏杀机这是言灵·冥照的进阶,言灵·金刚界!以酒德麻衣的血统释放这样的言灵即便是人形的龙王也无法轻易突破这样的防御,但此刻的孙浩然就站在领域前巍然不动,领域和他坚韧无比的身躯碰撞产生惊人的力量,这让正在靠近这边的娇小身影不得不止住脚步。

酒德麻衣双手拔刀,左手‘天羽羽斩’,右手‘布都御魂’,此刻的她血统很显然已经失控,整个人完全不受自身意志控制,拔出刀就准备斩向眼前的男人。

但下一刻,她手里的两把刀便不翼而飞了。

“……”

仿佛受到重击一般酒德麻衣的身形朝着前方倾倒,言灵领域瞬间溃散,身上生长的鳞片也开始逐渐退去。

“辛苦了,我亲爱的姑娘。”

与酒德麻衣身形交错而过的孙浩然头也不回的说着,抬起手中的两把刀刃端详着,“勉强够用吧。行了,这里没你们的事情了,带她回去吧。”

他一边说着一边头也不回的离去。

只剩身后扶助倒下的酒德麻衣的那道娇小身影望着他的背影。

身材娇小的女孩沉默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离去的背影。

需要的时候利用,不需要的时候会被毫不在意的扔在一旁……

毫无疑问,这的确是和那个魔鬼同行的人。

这没什么不好,反而相比于难测的人心,她们更愿意去相信魔鬼,因为魔鬼有时候比人类更加纯粹,他们纯粹到只是想要利用你。

换句话说只要你能够体现自己的价值,他们就不可能放弃你,甚至会竭尽所能的保护你。不像某些家伙利用完之后还要榨干最后的价值将人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

车已经开到了山顶,眼前已经没有了道路,但为了与后面追击的怪物拉开距离,布加迪威龙的速度很快,已经来不及减速。

此刻等待着路明非等人的结局似乎除了撞在山壁上被炸成灰尽就是冲下山崖粉身碎骨。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危急时刻陈墨童急中生智,果断的勐打方向盘。

伴随着刺耳的轮胎摩擦声和四溅的水花,车身勐地扎进了山顶的泉水当中,山泉很浅,不至于让车沉默但水流足以起到缓冲作用。

砰——

沉闷的撞击声响起,泉水翻涌出池子,布加迪威龙的车身侧面撞击在池子边缘停了下来,全车安全气囊瞬间弹开。

因为撞击的方向处在陈墨童这边,所以她承受了不小的冲击力额头此刻满是血迹,整个人直接晕了过去。

“该死,完了!师姐!?!”

路明非和老唐挣扎着合力踹开已经变形的车门,好在这山顶的山泉池子面积够大,否则他们大概会直接变成肉饼。

“明明,你师姐可真够义气,居然撞自己这边。”老唐一边爬出车一边吐槽着。

“现在吐槽的时候么大哥!快!帮忙!”

路明非一边说着一边试图将晕倒过去的诺诺从车里拽出来。

直到这时候他才意识到了自己的无力,人总是在需要用到力量的时候才会意识到自己的渺小。

他发现自己居然连将一个女孩从车里拉出来的力气都没有。

为什么会这样的呢?

真是的。

你个废物,为什么会连这点力气都没有?

路明非不断的在心里骂着自己,他不知道哪里来的闲心,现在还有心思关心别人的死活。

但就像老唐说的,这女孩真是够义气,明明可以将方向盘打向另一边让他们两个来承受冲击,却选择了最愚蠢的做法,这一点也不符合师姐平日里精明的样子,难道这丫头不怕死么?

不,没有人不怕死。

他现在也怕,但他不还是在试图先救人吗?

突然间,路明非好像明白了。

救人的举动似乎并没有什么复杂的原因。

仅仅是出于本能罢了。

他们本能的试图拯救身边的人,那是因为他们本质上都是善良的人。

他们都知道如果就这样抛下身边的同伴逃跑,那么以后一定会后悔,甚至如果死后真的会魂归黄泉那么他们将无言面对曾经被自己抛下的亡魂。

人可以怕死,但也要堂堂正正的活着!

“愣着干什么!?帮忙!”

路明非声嘶力竭的咆孝着。

“啊!噢噢噢噢!!”

老唐终于反应过来上前搭了把手,“走你!”

在两人的合力之下,诺诺终于被拉了出来。

“走!”

老唐果断的背上昏迷的女孩,叫上路明非狂奔起来。

光从刚才就能看出路明非的身体能力完全是个弱鸡了,不过他也能理解,毕竟不久之前这个小子都还是在国内普通高校忧虑着未来何去何从应届高中生罢了。

而他不一样,他是个赏金猎人,能飞檐走壁的那种!背着一个女孩完全算不上负担。

两人朝着泉水后方的方向狂奔着,山顶的面积不大,能让他们逃跑的地方也只剩下那里了!

这下好了,他们都不用思考未来的问题了,因为他们不可能跑得过背生双翼的怪物,下一秒可能就会含恨而终。

“哥哥……哥哥……”

背后传来了嘶哑的咆孝声。

“那个怪物在鬼叫什么?”老唐头也不回的边跑边问。

“我风太大我听不清楚!”路明非也是亡命的甩动那双缺乏运动的腿。

“明明,不是我说你!我背着个人都跑得比你快!你小子该锻炼锻炼身体了!”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等我们活着再考虑吧!”

“好,要是能活着回去,别忘了来纽约找我玩儿啊!”

“我还记得!你说过要请我坐灰狗的!”

“害!灰狗算个屁啊!到时候我开着跑着带你兜风!再叫上这妞儿!我们好歹是生死之交!”

“我都说了这只是我师姐!而且人家有男朋友!”

“男朋友算啥?你该去看看三国演义!”

“哈!?我们现在不是该想办法保住狗命么?怎么扯到这些来了!”

路明非和老唐狂奔着,咆孝着,脸上的表情被风吹得扭曲。他们发誓这辈子都没像这样亡命的疯狂奔跑过。

“该死!前面要没路了!”

山顶的尽头空荡荡的,这意味着悬崖很陡,这是废话,毕竟他们从那又长又臭的环山公路绕上来的时候便能看见。山顶是个平台,平台中央是小泉,这座山明显是有谁钱多到没地方花特地削平了山头建造的休闲场所,否则谁会在这无人问津的山上特意修一条环山公路呢?

听芬格尔说学生会入会有个特别的仪式,每个人都必须脱光衣服在学院‘后山’裸奔,这么想来似乎一切都合理了。

这尼玛铁定是凯撒搞出来的地方!裸奔完的人甚至还能顺便在山上洗个澡沐浴更衣!瞧,多有仪式感?

只是不知道凯撒现在要是知道自己修的山顶公园就要变成自家媳妇的墓地了该怎么想?

身后传来的温度越来越高,不知道为什么,明明都要死到临头了,路明非心里总是蹦出一些莫名其妙的念头。

“没路了!?You jump?I jump?”老唐问道。

“现在是开玩笑的时候么?”路明非快要抓狂了。

但是似乎没别的办法了!跳下去没准不会死,但被那怪物追上……绝对得变成烤肉!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春雷1979权宠天下神道复苏地球第一玩家我真不想当皇上西游之绝代凶蟾重生资本狂人柯南之机械师穿越诸天聊天群兄弟,想你了
相关推荐
从钢七连开始崛起诛邪屠龙记诛邪我在一人之下中长生模拟:从一人之下开始混在漫威的霍格沃兹教授霍格沃茨之自然哲学的魔法原理霍格沃茨的神奇生物训练家斗破:从叶家开始的炼药师庶子日常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