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财经新手有系统

第263章 更换主持人
上章 目录 下章

财经新手有系统第263章 更换主持人

睡之前,王振济握着冯皎眉的手,和她商议:“明天到站后,我和升哥先陪你和峰哥一家去酒店入住,而后,你们好好在酒店休息,我和升哥要回姑姑家。后天上午办完婚礼之后,我还要带你去我爸妈的坟前扫墓,精神一定要养好。”

而贺峰一家则会在十月三号,结束了婚礼的第二天上午,坐车回东谢,再从东谢坐普快返回金陵,顺便去考察夜艺公司的情况。

时间是赶得非常急的。

不过,国庆节的前三天安排得紧紧的,后面几天就可以悠闲地玩了。

冯皎眉温柔地点头:“好的。”

王振济再又在网上搜索着从东谢市前往绍市县的私家包车服务,订好了两辆车,约好早上七点半左右在东谢市火车站等。

这种私家车挂靠在城际快车运输公司的名下,多是在网上挂单收一些讲究品质和速度的散客,一般收费一小时车程也就150元,包高速路费,不算贵,而且基本上都是二十万以上的私家车在跑,车况不错,服务也好。

……

晚上十点半的普快,次日早上七点半抵达了东谢市,天已经大亮了。

在卧铺车厢睡得还算不错,王振济自觉得精神还行,而冯皎眉的眼底有淡淡的青黑,怕是没有习惯这种卧铺。

也是,以她的家庭环境,应该去哪里或者坐私家车,或者坐飞机或者高铁,像这样睡卧铺的机会极少。

他不由怜惜地握住她的手:“等下到了酒店,你再好好睡一觉,其他的事情我来处理。”

冯皎眉微微一笑:“没事,我还能坚持住。”

“那不行。”王振济认真地道:“你要做最美的新娘,肯定要休息好才行。听我的,我姑姑她们不会怪你的。”

冯皎眉甜蜜地笑着应下。

出站后,王振济就见接车的人在站口举着他的姓名,忙带着大家一起拖着拉杆箱过去了。

一瞅王振济一行人的打扮,接车司机的眼睛就亮了,再一听王振济与尹多衡那地道的绍市口音,不由笑问:“老板这是在哪里发了财,回来探亲吧?”

“你看我像有钱人?”王振济故意笑问。

他今天穿的就是一千来元的七狼套装,手上只戴了浪琴表,那串小叶紫檀手链因为容易滑脱,被他收起来了。

这样一副装扮,虽然不算寒酸,但也至少不奢侈。

“唉,您老婆的包可是爱玛仕的最新款。我老婆才在朋友圈里给我科普的。”接车的伍司机笑着看看和王振济手牵着手也一起托着精致拉杆箱的冯皎眉。

王振济恍然大悟。

自家老婆已经过了两年多的富家千金生活,衣着全都不俗,就没有普通的牌子。

至于贺峰手腕上价值几十万元的江诗丹顿表,伍司机隔得远,倒是没有认出来。不过,看贺峰的气场,就知道这位是个有一定地位的人。

七个人,包两辆车,至少不是斤斤计较的人。

“她确实是有钱人。”王振济打趣着身边的冯皎眉:“大哥,您的眼光真毒!”

很快,他们一行人就上了停车场上的两辆车。

一辆别克GL8七座商务车,大夏币三十万元左右;一辆福特金牛座的五座小轿车,也是这个价位,都属于中型车,空间比较宽敞。

王振济夫妻与双胞胎一辆GL8车,让贺峰一家单独一辆。

等上了GL8,尹多知聪明地主动坐上副驾驶位,和冯皎眉一起坐进后排的王振济便打量一番,便赞道:“这车保养得不错啊,开了几年了?”

“一年前才换的,专跑这个线路。”伍司机咧嘴一笑:“老板要是觉得我的服务好,以后可以直接打我的电话联系叫车。”

“好啊,那就看看你的开车水平。”王振济笑道:“我可是有一定要求的。”

伍司机笑着从后视镜里看了看他,有些拿不准他的身家。

虽然衣着不算很奢侈,但从王振济明显当家作主而不是哄着让着冯皎眉的表情来看,这位不像是那种攀上了富家千金白富美的凤凰男。

而冯皎眉看上去冷静而不失聪慧的样子,也不像恋爱脑的女人。

就在这时,王振注的手机响了,他一看,乐了:“谢总,怎么起得这么早啊?”

“这哪里算早!”谢一华在手机里傲然地道:“我们平时就算是假期,也要六点半起床,锻炼半个小时后吃早餐的。我刚刚健身完,想起你,打个电话问一下,你们还在普快上?”

王振济:“没,上了车,还有一小时可以到我老家。今天休整,准备,明天才是大任务。你就是为了打电话问这?”

“嘿嘿……。”谢一华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我听一眉说,你和皎眉打算国庆后再玩个五天才回汇金?”

“当然,结婚后哪个不度蜜月啊?国庆五天加蜜月五天,不到半个月,我已经很克制了!”王振济理直气壮地道:“怎么,你谢总难道想去哪里玩,要邀请我?”

“我倒是想邀请你,可惜我没时间。对了,海董那边,他希望能在十月中旬搞定那几项投资项目……。”谢一华在手机里讪笑:“我说,能不能,你在假期的时候,抽空看看他发来的资料?反正都是些文字资料。”

王振济马上断然道:“这个不行!涉及到实体投资,我一定要看现场,光是文件资料,很容易因为虚假不实或者夸大的描述而产生误会。他如果不想等,可以找我其他的师兄啊!许师兄的评估能力也很强的。”

谢一华:“海董前两天在你的婚礼上,与你那些师兄们多少都接触了些,得到的答案都不太一样,所以他还是比较倾向于请你出马。王董,我知道你现在不在乎钱,不过海董人不错的,而且出手也大方。”

王振济想了想,昨天海临圣送的礼金就是十万元,确实是比较大方的。

拿人手短啊,何况人家还大老远跑来参加自己的婚礼,很有诚意。

“这样,一华,你让海董在8号左右把资料发给我。我先看看他想投的地方,如果离我蜜月的地方近,我可以顺便去看看。嗯,15号左右,如果资料齐全,我会给他一个结果。当然,这个结果能否令他满意,我就不能保证了!”

谢一华马上在手机里喜道:“我就知道王董您仗义!行,我会如实转告给他。那就不多说了,免得打扰你们啊!”

王振济冷哼:“我还有半小时的车程,等我下了车,就真没有时间理你了!”

谢一华在手机里哈哈大笑:“这半小时,我还是留给其他人吧!”

王振济笑着挂断。

他身侧的冯皎眉马上好奇地问:“一华来帮海董说情?”

“人家好歹是个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大老远跑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又送了礼金,我不好太拂他的面子。回头我先问问几个师兄,听听他们的想法。”王振济歉然地道:“放心,8号之前,我会有足够的时间陪你。”

《重生之金融巨头》

开车的伍司机听得心里一跳。

上市公司的董事长专程跑来参加婚礼?

这个牌面有点身份啊!

而后,他就听到冯皎眉在掩嘴轻笑:“你啊,不是注会,却比我这个注会还要忙!”

得,女的也厉害啊,注会!

本国会计师行业里含金量最高的资格!

“我很快就会是注会了!”王振济傲然地道:“要不要打个赌?我六科专业肯定能一把过。输了,你那一年都要听我的话!”

“不赌!”冯皎眉很干脆地摇头拒绝了:“你自己说的啊,我可是你的领导,不要妄想趁这个机会来翻身!”

“现在你调走了,是二部的领导了,我的领导是峰哥!”王振济嬉皮笑脸地道:“回我的老家,我就是你的领导!”

伍司机顿时心里明白了。

看样子男的原来是女人的手下,结果因为结婚了,所以女的被调走了。

嗯,回了男人的老家,男人是该当领导,这话没错!

冯皎眉轻哼:“哼,就给你几天的面子。”

而后,王振济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这回是海临圣亲自打来的:“小王董,多谢款待,我刚才听一华说了,感谢您的理解,那我8号左右把资料发给您啊!”

“好的。’王振济马上换了个正式的口吻:“海董,不好意思啊,我这几天要先带我老婆回老家,等国庆后我会好好看资料,再给你一个明确的答复。”

海临圣:“理解理解,天大地大,老婆最大,哈哈!那我们节后再联系。”

而后,等海临圣的电话挂断,王振济就收到姑父廖晓斌打来的电话,有些焦急:“振济,不好意思,刚才婚庆公司的人打来电话,他们的主持人在昨晚的一场婚礼中临时出了点意外,现在还在医院躺着,不让出院,可能明天不能按我们的安排来了。”

王振济目光一凝:“怎么?是受伤了,还是……?”

廖晓斌:“以前得罪了人,现在被人找上门了。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还是要换一个主持人。”

“酒店方呢?”王振济冷静地问:“酒店方应该有熟悉的主持人推荐吧?”

廖晓斌:“我联系过酒店推荐的主持人,但是对方没档期,你也知道,国庆期间,很多人都举行婚礼,所以主持人很抢手。刚才我还找一些朋友问过了,还问了校长。校长说,他倒是认识电视台的一名主持人,但是,收费可能会高些。而且,电视台的主持人出场的待遇会不一样。”

王振济顿时讶异起来:“有什么不一样?难不成还要我专车接送?”

开车的伍司机顿时听得心里一颤。

这话好有气场和威严啊!

冯皎眉也在一旁轻轻地推了王振济一下。

用这种口吻跟姑父说话,犯什么病呢?

很快,王振济就意识到这一点,马上道歉:“对不起啊姑父,我不是怪您……。”

廖晓斌豁达地表示没事:“我明白,我也问过,校长说,这位主持人是有编制的,在外接活,最好是跟电视台的领导打声招呼,现在是放假,可以先电话沟通,回头再补上手续。“

王振济沉吟一阵,问:“姑父,您和校长的私交还行吧?”

廖晓斌马上明白了,在手机里愉悦地笑了:“他算是一手提拔我的老领导了,这方面应该不会坑我。”

“好!”王振济心里一松:“那,您先帮忙联系,有什么需要再给我电话。”

“好好好!”廖晓斌的声音也马上轻快起来:“我这就去找校长落实。

等王振济结束了这波通话,伍司机忙笑道:“老板原来你们刚刚新婚啊!”

“是啊,”王振济笑笑:“趁国庆节时间长,回家来办婚礼。”

“哦,老板老家是绍市的?可有订在哪家酒店办婚礼?”伍司机好奇地问。

“在清和酒店。”王振济微微一笑:“不算最好,但也不差吧!”

“哟,清和酒店可是绍市有名的专办婚礼的大酒店。”伍司机忙道:“这两年里,可把那些政府招待酒店都比下去了!我有幸去吃过一次,他们的中餐厅厨师手艺很好,地方也大。”

那是,姑姑和姑父知道自己不差钱,不会为了省钱去找小酒店的。

……

十多分钟后,廖晓斌再度来电,已与那位县电视台的主持人约好了。不过,出场费是稍稍高了些,2万元。

要知道,王振济在瑞吉酒店请来的主持人也才收3000元。

但廖晓斌解释,这已经算是县制电视台主持人出场私人宴会的最低收费。

“现在也就是中、老年人还比较喜欢看电视,捧这些人的场,”冯皎眉不以为然:“我们年轻人更喜欢看手机,电视台收视率一跌再跌,这些主持人的身价也一跌再跌。”

“不是上星电视台,效益肯定不太好。但再不好,它也是旱涝保收,有编制,有基本工资,职员们想要在外面接单,也有正规的流程要走。”王振济微笑着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电视台是一个县职能机构的喉舌,不可能倒,顶多是被调整和兼并。”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兄弟,想你了柯南之机械师神道复苏西游之绝代凶蟾重生资本狂人地球第一玩家我真不想当皇上春雷1979穿越诸天聊天群权宠天下
相关推荐
我就是神级大佬我就是神!四合院之幕后boss气冲星河莽荒纪我的诡异人生一个与碧蓝舰娘一起成长的故事舰娘:从深蓝到星海我在碧蓝修舰娘舰娘之血统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