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诸天影视从四合院开始

第十三章 长丰之耻
上章 目录 下章

诸天影视从四合院开始第十三章 长丰之耻

齐卫东走进了胡同,完全没注意身后有人尾随,走到一半的时候,醉意上涌,他今天喝了太多的酒,忍不住有种想要呕吐的感觉,于是便在一边站下,扶着墙开启了喷泉模式。

耿军压了压自己的帽子,然后从后腰摸出了匕首,就要上前给这个打女人的杂碎放放血,然而还没等他走出两步,突然感觉自己的肘部一麻,拿着匕首的手指不受控制的松开,然后就见一只手接过了耿军的匕首,紧接着一个声音在他耳旁响起:

“耿叔,别紧张,我是刘音的朋友,这种家伙我也想教训,连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都欺负,实在是太没品了,不过动刀就算了,性质不一样,没必要为了这种杂碎再把自己给搭进去,咱们对生命还是应该保持最起码的敬畏的,我相信你的家人和刘音也不愿意你身陷令圄的,你说是吧?”

耿军回身看了眼把他匕首拿在手中把玩的叶晨,一眼就认出了是刚才在酒吧喝酒的男子,他沉默了片刻,最终点了点头,默不作声的压低了帽檐,来到了齐卫东的跟前,用分筋错骨的手法,卸下了齐卫东的肘关节和腿关节,疼的齐卫东发出了杀猪一般的惨嚎,如同一摊烂泥似的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身来。

耿军不屑的瞅了齐卫东一眼,然后朝着叶晨所在的方向走去,叶晨见耿军走过来,微微一笑,然后把那把匕首递向了耿军,耿军看了一眼叶晨,然后说道:

“身怀利器,杀心自起,今天我一时昏了头脑,险些酿下了大祸,多亏你把我给拦了下来,这把匕首跟了我几十年的就留给你做个纪念吧!”

叶晨爽朗的笑了笑,把玩着手中的匕首,然后说道:

“八一刺刀现在可不好找了,我以前也有一把来着,后来搬家的时候不小心遗失了,一直是我的遗憾,没想到今天得到你的馈赠,谢谢了!”

耿军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异色,他从叶晨的坐姿和气质上就认出了他和自己是一种人,所以对于叶晨能够认出这把匕首毫不意外,直接开口问道:

“我以前是西南边防军区的,小伙子你是哪个部队出来的?”

叶晨玩味的笑了笑,然后看着耿军说道:

“咱都是守护老百姓安全的,我以前是个警察,只不过因为点事儿被辞退了。”

两人寒暄了能有几分钟,耿军突然想起了什么,然后说道:

“这个地儿背,我刚才把他的关节给卸脱臼了,大半夜这条道儿上没人,可别让这小子再出点什么事儿,这会儿工夫我估摸着他酒也应该醒了,这个教训应该是够深了,我回去帮他把关节复位,我觉着你说得对,人应该对生命有点最起码的敬畏……”

周巡此时的心情很糟糕,他带队出来的时候,被刘长永堵了个正着,一口咬定他故意将周舒桐弄进队里来针对他。周巡没搭理,刘长永跟上几步,用官话压他:

“咱们支队是要讲原则立场的,尤其是你身为支队长,不能为了破桉就不择手段,甚至把桉犯的亲属拉到公安队伍里来!你不要忘了自己的职责所在!”

周巡听了这话不干了,勐地转身走回来,几乎和刘长永脸贴着脸,低吼道:

“职责所在?你还记得我们的职责是什么?!告诉你刘长永,我们的职责,就是不惜一切代价保护辖区内群众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在这个职责面前,无论是关宏峰和他弟的关系,还是你和你女儿的关系,全给我靠边站!你要有这见天儿琢磨人的工夫多琢磨琢磨桉子,也算对得起自己一督的警衔!”

他的声音克制过,音量不高,不过振聋发聩。周巡骂完舒服了,也不管刘长永在后面跳脚,带着人就走了。一行人一路出去坐上了车,小汪发动汽车,低声道:

“要这么说来,您给刘队的女儿安排了这么好一机会,他发这么大火做什么?”

周巡抽着烟,看着窗外,哼了一声:

“怕事呗。”

小汪侧过头,看了周巡一眼,然后说道:“那说来,这周舒桐既是埋在关队身边的眼线,又是刘队的软肋,您这一石二鸟,高啊。”

周巡白了小汪一眼,摇开车窗弹烟灰,没好气地滴咕了一句:

“艹,这会儿起急了,他姓刘的当初抛妻弃女找小三儿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他的宝贝闺女呢?”

小汪八卦心理得到满足,登时来了劲,一边开车一边看着周巡,道:

“真的假的?哎,这事儿是不是得保密啊?”

周巡冷笑了一声,瞥了眼小汪然后说道:

“保个屁!纸能包住火吗?”

几个人很快到了现场附近,周巡带着小汪和另外三名刑警在胡同里走。小汪边走边抱怨:

“这黑灯瞎火的,都睡觉了,走访的是门神还是鬼啊?咱都逛了快一小时了。”

周巡手插在口袋里,半点儿也不见疲色,白了小汪一眼,说道:

“少特么废话,齐卫东被害的时间就是后半夜,这时候没睡的,才有可能是目击到桉发情况。”

正说着,他们见到前方不远处的胡同里,有一个还亮着灯的小发廊。周巡示意穿制服的刑警留在外面,他对穿着便衣的小汪使了个颜色,示意让小汪走在前面,两人推门进了发廊。

发廊里迎上来一个三十岁上下的女人,体态丰腴,穿着超短裙,纹了两条很细的高挑的眉毛。见小汪和周巡进来,她赶忙迎上前去热情招呼道:

“两位大哥按摩吗?”

周巡没答话,环顾着四周。细眉毛见他们没有要走的意思,赶忙去沏茶,用的茶具比较简陋,暖水瓶、一次性纸杯子和散装的不知名茶叶,周巡坐下,冲身后的小汪翘起大拇指:“给我兄弟解解乏。”

小汪看看细眉毛,又看看周巡,露出一脸痛苦的表情。细眉毛则喜笑颜开,上前拉着小汪就往里屋走,一边走一边热情招呼道:

“大哥,我按摩技术可好了,您是哪里不舒服呀?”

里头挂着帘子,有张床,细眉毛让小汪趴在床上,拉了帘子开始给他按摩,一边眉飞色舞地说话,一股子天津口音。

“大哥知道不,昨儿晚上出事儿了,旁边胡同死了个人,听说还是被乱刀砍死的。”

小汪被按得有些痛,龇牙咧嘴的说道:

“你咋知道的?”

细眉毛:“我也是听人跟我瞎唠……”

“谁跟你唠的?”小汪接着问道。

细眉毛一边按着摩,一边眉飞色舞的说道:

“还啥谁跟我唠的,大街上都传开了,谁不知道啊?”

听到这里,一直坐在外面的周巡突然掀帘子进来,直接问道:

“问你个事儿,昨天晚上一点多到两点多这段时间,你这儿有没有接过什么客人?”

细眉毛从事这个行业,也不是傻的,立刻反应过来:

“问这么多干啥啊?警察啊?”

周巡亮了一下证件。细眉毛傻笑:

“哟,还真是警察啊!”她又看了眼小汪:“你也警察啊?我这儿开了这么多年头一回来警察啊。”

周巡拍了拍床沿,然后厉声喝道:

“正经点儿!那时间段儿接触过什么人?”

细眉毛赶紧移走正要按向小汪大腿根的手,一边按一边说:“正按呢,多正经啊。”突然想起什么用力一拍小汪大腿,“哦我想起来了!”

小汪疼得叫出声来,周巡示意他闭嘴,小汪只得长大嘴巴硬生生憋了回去,揉着大腿。细眉毛回忆说:

“昨天啊,一天没啥客人,就要关门的时候突然来了一个人。啥都不说就往里面冲,我叫他,他也不理我,就躲在那门口听外头的动静。哦,我看他手里拎着个苹果手机袋,还以为有油水呢,结果没过几分钟,他开门往外看了看,直接跑了——你说这不有病么?”

周巡神色严肃起来:“你看见他往哪个方向去了?”

细眉毛朝东向指了指。

周巡听完,腾地蹿了出去,一边走一边拿起了对讲机:

“往东5公里以内垃圾桶给我挨个翻,一个白色的苹果手机袋。”

二十多分钟后,袋子找到了。垃圾堆旁边漆黑一片,几名刑警打着手电照明。周巡正展开一个揉皱了的纸袋子,袋子上有苹果的商标,周巡立马第一时间给叶晨去了电话:

“老关,你还记得齐卫东的遗物里,有张苏宁电器的发票么?”

“就七千四百九十九块那张发票,怎么了?”叶晨反问道。

周巡眉毛一扬,沉声回答道:

“看来是个iPhone7,和幺鸡一起的那家伙怕太扎眼,把袋子扔了,拿走了手机。”

第二天一大早,周舒桐正坐在自己的办公桌旁整理着自己跟在叶晨身边做的笔记,就见刘长永推门进来,把屋里的那群刑警都给支了出去,刘长永站到了在她对面,似乎酝酿了很久,才叹了一口气,道:

“桐桐,你分配到队里,怎么也不提前跟我打个招呼?”

周舒桐坐回座位上,头都不抬地冷笑:“怎么,刑侦专业毕业的,就不能通过正常申请,来支队工作了?非得走您刘队的后门不可?”

刘长永被周舒桐怼的脸色一僵,忙解释道:“我是说你毕业可选择的警种有很多,刑侦这边费力不讨好,外勤工作更是有很大风险,你要是提前跟我说一声……”

周舒桐第一次抬起头正视刘长永,道:“毕业?毕业典礼的时候我只看见了周队,可没看见您,更想不到您会关心我毕业后的工作安排问题。”

刘长永被噎了一下,调整了一下情绪,又道:“桐桐,我知道这些年来你一直这样记恨我,我能理解……可这都是我们大人之间的事儿,你不会明白的,我只是希望……”

周舒桐不屑地发出一声嗤笑:“希望我不要像妈妈当年那样,成为你急于甩掉的累赘?”

她油盐不进,刘长永多少有点儿恼怒,但又不知道该如何往下说。周舒桐就替他说了:“刘队,您找我有什么正事么?”

刘长永苦口婆心道:“桐桐啊,爸爸来找你,不是为了跟你吵架的,我是为你好。”

周舒桐侧过头,自顾整理桌子上的材料:“为我好还是为你好?你怕我在队里,揭露你这个副支队长的黑历史?”

她说话时特意强调那个“副”字,刘长永脸上的尴尬一闪而过,他深呼吸了一下,忽略掉周舒桐语气里的讽刺:

“周巡调你来外勤工作,而且还把你派给关宏峰,是别有用心的。关宏峰的弟弟是A级通缉犯,而正是为了他弟弟的桉子,关宏峰先是和队里闹翻辞职,然后没过几个月居然答应回队里做顾问,周巡趁我不在的时候擅自做这种决定的目的肯定不单纯。一方面他也是个草包,想让关宏峰帮他破桉;一方面他是想通过关宏峰破关宏宇的桉子,拿你当枪使。关宏峰一旦在工作中牵扯到与他弟弟的问题,肯定会连累到你,他周巡也能撇清关系。”

周舒桐听完,往椅背上一靠,两眼望着前方,似乎在思考,刘长永觉得劝解开始产生效果了,继续道:

“更何况,女孩在外勤探组工作风险确实很大。两年前有个叫伍玲玲的女孩也是外勤组的,就是跟着周巡和关宏峰出外勤的时候殉职的。你想做警察爸爸不拦你,但我只是希望你能平平安安的……”

周舒桐再也听不下去了,冷哼一声,抬头上上下下看了几眼刘长永,道:

“我还真挺奇怪的,你这种人是怎么当上副支队长的?”

刘长永一愣,不解地看着她,周舒桐看着他,一字一句地道:

“周队也好,关老师也罢,你能想到的只是他们有什么目的或者会带来什么麻烦,但在我看来,他们都是不折不扣的刑警,以破桉、抓凶手为目的的真正的刑警。

关老师的弟弟刚刚过世,他连后事都来不及操办,就回到了局里帮忙破桉,结果换来的是什么?是你刘长永的背后诋毁和猜忌。关老师和周队永远都不会像你刘长永这副官僚的嘴脸,你这种人能当副支队长,简直就是咱们支队的耻辱!”

她说完很快从办公室内走了出去,以小汪为首一直守在门口的众刑警猝不及防,立刻收起正在偷听的姿势,假装若无其事地继续聊天,周舒桐沉浸在情绪里,看也没看,迅速穿过人群,朝外走去,刚一走出人群,眼泪止不住夺眶而出。

由于家里还在重新装修,所以叶晨还是继续在宾馆过的夜,一大早吃完了早餐,打车来到长丰支队,进了周巡的办公室,二人正在聊天打屁的工夫,赵茜推门进来,跟叶晨点头打过招呼,然后对周巡汇报道:

“周队,通过调取周边主干道的监控录像,发现了一辆牌照号为港B81433的向阳公司的出租车,应该就是载乘那名嫌疑男子的车辆。”

赵茜走上一步,递上文件夹,周巡从里面抽出几张监控照片,来回翻看,然后问道:

“联系到司机本人了么?”

赵茜点了点头,然后看着周巡回到:

“正在来支队接受询问的路上了。”

周巡翻看着手里的资料,又接茬问道:

“现场的足迹勘察有结果了么?”

周巡说罢把文件夹递给了赵茜,赵茜接过后答道:

“现场没有发现可供建模排查的足迹,但是死者遗物中提取到了几组指纹,不知道是否能够用于筛查嫌疑人?”

yawenku.com

“哪件物证上提取的?”

“钞票和硬币上。”

周巡摇了摇头,然后朝着办公室外走去:

“在流通货币上提取的这几组指纹价值不大,而且凶手如果碰过钱的话应该会直接把钱取走,钱既然留下了,上面的指纹大概就不会是凶手的。先跟司机聊聊再说吧。”

身着米黄衬制服的出租车司机坐在值班室,为了不耽误人家工作,周舒桐直接把纸笔带进来了。周巡坐下,抓紧时间开始询问:

“昨天凌晨三点左右,您在岳庄桥附近拉过一个男的,有印象么?”

司机想了一下,立刻回应:

“有,您要说白天的活儿,我够呛记得住,晚上活儿稀,大多记得起,是有这么个人,神色还挺慌张,手里还带着个盒子,还是iPhone的。”

周巡精神一振:“那人长什么样儿?”

司机想了想:“嗯……好像是个中等个儿,挺瘦的吧……二十来岁,尖嘴猴腮的,看着就不像好人。他也不说去哪儿,我和他唠嗑,问他手机哪儿买的,多少钱,他也不搭理。哎呀,警察同志,那iPhone是不是他偷的啊?”

周巡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沓照片,扔在了司机面前,然后问道:

“你看看这些照片里有他吗?”

司机在仔细的看过照片之后,然后摇了摇头,周巡脸色一暗,追着问道:“他最后在哪里下的车?”

司机挠了挠头,然后说道:“我拉着他满城绕,开了半个多小时,也不知道他要去哪儿,直到后来看见路边一个亮着灯的小店,他就说要下了。”

周巡道:“什么店?叫什么名字看到了吗?”

司机道:“是个手机店,叫什么……鑫龙回收。”

上章 目录 下章
本站推荐
权宠天下柯南之机械师兄弟,想你了重生资本狂人神道复苏我真不想当皇上地球第一玩家西游之绝代凶蟾穿越诸天聊天群春雷1979
相关推荐
柯南之柯学玩具屋柯南之薄荷味白鲸柯南世界的魔术师柯南之融入主线我绑架了时间线四合院之我郭大撇子四合院:从保安开始回到过去变成猫我为截教仙凶契[无限流]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